OL美纱纪耻悦的履历书

第一章畸恋 1 美纱的双手环抱胸前,握住两个柔软的乳房。雪白的乳房仍旧光滑有弹性。二十六岁的美纱保有苗条身材。也日益增加女人的魅力。 没有婴儿吸过的乳头像樱花般有美丽的颜色。不是很大的乳晕的颜色很浅。微陷入乳晕的乳头,指尖碰到时就恢复一般的状态。 放下手时,在浴缸里黑色的阴毛如海草般摇曳。阴毛适中,形成倒三角形。 美纱用手指抚弄阴毛後,把较大的两片阴唇用手指分开。花瓣比十几岁时更大。也许是自己用手指玩弄之故,也许是和男人睡觉後变大的。 也可能是心里作用吧,觉得右边的花瓣比左边大一些。美纱用拇指和食指捏住小的花瓣,轻轻拉起,立刻出现淫荡的感觉。 女人的柔软纤弱的花园为什麽这样可爱,能理解男人会爱的心情。 第一次从镜子看到自已的性器时,那种丑恶的模样使美纱感到惊鄂,真不想看到第二次。可是认识的男人称赞那里可爱或美丽时,就觉得也许是那样的。如今已经认为没有比性器可爱的东西了。 这?是西新宿的大厦旅馆的浴室。岩月该来的时间了。 美纱大学毕业後,到有员工三千人的大企业「巨象电器」就业已近四年。和企划部部长岩月豪太郎发出畸恋关系也快要三年。 岩月是很能干的男人,相对的也有男人的魅力。受到女职员的青睐的男人和她有畸恋关系,美纱还感到很得意。 因为在不同的部门,所以没有人发觉他们的关系。 美纱离开浴室後只披一件浴袍就从鱼眼向外面的走廊看。 岩月每天有应酬非常忙碌,听说今天就为外销的照明社备去谈条件。 在鱼眼里出现穿着潇洒西装的岩月。看起来就像菁英份子,现年四十七岁。 美纱把披散在肩上的头发经轻撩起,在岩月敲门前打开房门。 「比想像的更晚了,对不起,让你久等了。」 岩月很快的走进房里说。 「你在那里耽误了?是不是俱乐部的美丽女公关把你留下来了呢?」 美纱故意用撒娇的口吻说。 「即使是银座的第一美女,也比不上你美纱的。」 岩月立刻开始解开领带,同时叹一口气。 「你总是那麽会说话。」 美纱用食指压在稍有酒味的岩月的嘴上。 岩月突然把美纱推倒在床上。浴袍的胸前岔开,露出雪白的乳房。 岩月立刻在乳房上轻吻,然後把乳头含在嘴里。 「噢!还不行!」 未经热吻,所以只是感到痒,还没有达到能接受男人的爱抚的态势,美沙想推开岩月的胸膛。 受到反抗後,岩月显得更有精神。用全部身体的重量压住美纱的下半身,双手抓住双臂。 乳头很快的硬起来,用舌尖轻轻触碰就会更凸出。 「啊…还不行啊…啊…」 美纱的身体骚痒似的扭动,呼吸也急促。 乳头受到吸吮时,骚痒感向下半身扩散。露出的肉芽喷到火热的呼吸,有一种被玩弄的感觉。 「等一下…先去淋浴…不行啊…唔…」 美纱还是不停的反抗。 岩月的体臭不强烈,也不是汗多的人。他不是上床前无论如何都要洗澡的人。可是美纱希望在上床前有较从容的时间。现在是想从近似痛苦的骚痒感中得到解脱。 「有烟酒味吗?你身上有香皂味,那里也洗乾净了吧。其实留下一点骚味也是很好的。」 「胡说…你去洗澡吧。你知道,突如其来的我会感到痒的。」 「好吧,我去淋浴。」 岩月的手放松力量,可是还不等美纱松一口气便说:「不,现在就要,我的小儿子已经硬梆梆的等不及了。」 再度压住美纱的手臂,把乳头含入嘴里。 「噢!你急什麽!不行啊!只会痒的!」 美纱拼命的扭动身体。 「声音太大,隔壁会听到的。」 岩月在两个乳头上交互吸吮,用牙轻咬。 「啊…不要…唔…」 痒的感觉逐渐消失。 从美纱声音知道已经产生快感,岩月的舌尖向下腹部移动。 今後将会更成熟的美纱的肌肤像新鲜水果一般。没有任何赘肉,用手指捏起时立刻会逃脱。 在形状美好的肚脐上用舌尖碰两下後,岩月用下鄂在阴毛上摩擦。 好像女人的阴毛比男人的柔软,也有不少的女人比男人的更硬。 美纱的毛比一般人茂密,硬度中等,卷曲度不大,形成倒等边三角形,也达到丰满的阴唇外缘。 岩月把大腿分开。 「噢…」 双腿分开到一百度以上。阴唇也张开,从里面溢出蜜汁,花瓣已经湿润,完成准备接纳岩月的态势。 岩月用手指将花瓣更向左右分开。看到连子宫的粉红色黏膜时,肉棒开始振动。 确实是很美的女性性器,岩月从会阴向阴核舔上去。 「唔…」 舌头的温热触感,使得美纱的屁股跳动,蜜汁被岩月的舌尖吸走,但立刻又流出更多蜜汁。 岩月卷起舌头,插入洞里。 「啊…」 美纱扭动屁股,鼠蹊部绷紧,雪白的鼠蹊部如丝绢般光滑。 岩月的舌尖在肉洞里进出二、三次後,看逐渐隆起的花瓣,用嘴唇在边缘摩擦。 「啊…」 美纱气喘喘的好像还要更多似的?起屁股。岩月轻轻吸吮美纱最敏感的肉芽。 「唔…好…」 美纱握紧拳头,头向後仰,皱起眉头喘气。 「插进来…把大的…噢…快插进来。」 蜜汁如排尿般不停的溢出,若非岩月用嘴接住,蜜汁一定会顺会阴流到床单上。 美纱伸手找到藏在枕头下的保险套,拿给埋头在胯下的岩月。 「戴上吧…」 「是危险日吗?」 美纱平时喜欢直接插入肉棒,所以在安全日不喜欢用保险套,隔一层薄膜,不如直接的,这是对男人而言亦如是。可是今夜,大概必须戴上那个无谓的东西了。 现在很想让她口交,但尚未淋浴。虽然也有强迫插入嘴里的方法,但和美纱是随时可以上床,所以现在不想强迫她。 岩月脱去衣服後又和美纱接吻,舌头交缠,美纱的甜美唾液随之涌出。美纱把手伸到岩月背後,?起屁股扭动,像在摧促快点插进去。 岩月握住肉棒,插入美纱火热的肉洞里。 「唔…」 火热的肉棒插入时的痛快感触,使嘴封住的美纱发出沈闷的声音。 「每一次插入都这样好,你的肉会包住小儿子夹紧。」 未生育的美纱的肉洞相当紧,肉洞璧像动物一样的蠕动,毫无疑问的,在过去认识的女人中,美纱是最高级的。美纱进入公司後,立刻成为公司之花。这样的女人为什麽还没有结婚,经过四年後的二十六岁的美纱,变成同事们背後批评的对象。 有一段时间,传出她是同性恋者。岩月听到後不由得苦笑,美纱从岩月嘴里听到时,也忍不住大笑。他们都认为这种传说是比较有利的,可是这个传说不到二个月便无疾而终了。 岩月没有动时,美纱微微?起屁股,淫荡的扭动。岩月抓住双乳,缓慢的抽插。 「要到上面来吗?」 不等美纱回答,岩月就抱住美纱翻转身体。 最近因工作忙碌,睡觉都在淩晨之後,身体懒洋洋的。星期六和星期日也无暇休息。 「是工作太累吗?」 「公司夹紧我的脖子,你夹紧我的小儿子,所以累坏了。」 「你真坏!已经这样勃起,还说什麽累坏了。」 美纱用骑马的姿势缩紧花蕊。 「噢!真了不起的阴户,能这样睡着去天堂是再好不过了。美纱,看你的了。」 岩月伸手摸到阴核。 「啊…你可不要真的脱阳去天堂了。」 「我还不到那种年纪。」 用手指揉搓肉芽时,美纱发出性感的哼声,上下左右扭动屁股。 雪白的乳房和黑发不停的摇动,从下面向上看,美纱就像裸身骑野马一样。 「啊…热啊…阴核和子宫都很热,你从下面插吧。」 美纱使结合部紧贴在一起,摇动屁股要求。 岩月抓住美纱的柳腰,?起屁股向上挺。 「噢!」 美纱仰起头,发出哼声。 「怎麽样?这样看起来还像会脱阳吗?」 「噢!插到肚子里去了。啊…」 从下面向上挺,美纱的子宫感到骚痒,体温越来越上昇,肪佛有粗大的肉棍贯穿身体。 「啊…要泄了…」 有一团火穿越身体中心,全身开始颤抖。 2 在银座的高级法国餐厅,岩月准时出现。美纱喝红葡萄酒,很高兴的样子。 「我一直想和你在这里吃饭,如果想找一个方便的日子,实在很困难,所以问好有空挡的日子就先预约了。据说是在我打电话前的三十分钟,正好有客人取消预约,所以奇蹟般的能在一个月前订到日子。」 美纱一面动刀叉,一面关察岩月的表情。 当然不能说这是半年前就预定的位置。美纱知道今天是岩月妻子的生日。岩月没有说,美纱是从朋友那里打听来的。 这种事情,岩月可能早就忘了。 故意在他太太生日的日子约会是一种赌博。一方面又觉得这样测验心爱的男人是不应该的,但是相信岩月的爱情,所以还过着单身贵族的生活。 「我经常应酬,五点准时下班是做梦也不要想,这个你是知道的。这里的菜和酒都很好,可是突然要来这里吃饭实在有困难,而且时间又这麽早。」 「不是突然的,一星期前便和你说过了,而且一年才一次的六点半约会也不算什麽呀。」 「对我来说,一星期等於前一天,你知道我一个月後的日程表都排满了。今天晚上八点钟要见一个人,知道要和你吃饭,唯恐来不及,所以找个藉口向对方延後一小时。像你这样有才华的女人,不应该这样任性的。」 岩月有点责备的意思。 「今晚还有工作?」 「你知道企划部是很忙的,更何况我是部长。在排满的行程中,每周至少得找出一次和你见面的时间。只是这样,我就应该受到感谢才对。」 美纱露出不满的表情,想开口之前,岩月又继续说:「我知道让你感到寂寞,在不同单位工作,有时候在公司里一天都不能见面。可是你是了解我的心情吧。以後有时间我想和你去旅行,以此弥补你寂寞的时间。」 岩月在美纱的空杯倒葡萄酒,用温柔的口吻说。 若在以前,美纱不会产生疑问,甚至感到满足,而今不同了。 随着同床次数增加,岩月开始提到和妻子相处不佳的情形。 美纱最近对岩月这样的话产生疑问。美纱从未提出结婚的要求,岩月每次却都说些夫妻关系恶化的话语。 「和老婆分手後,和你共同生活,大概装璜都得改变了。」 还说:「我是没有老婆也无所谓,只要银行的存款多就行了。」 有工作能力或将来有希望的同事,以及偶然见面的大学时代男朋友向美纱求婚,她都断然拒绝。已经无意和岩月以外的男人结婚。 美纱把有人求婚之事也告诉岩月。 「像美纱这样聪明又能干的女人,一般男人是配不上的。只有让我满意的男人才能把你交出去,但那种男人是绝无仅有的。」 美纱也喜欢岩月这种有信心的性格。 听到几次岩月类似的话後,美纱对岩月的现在生活不免感到疑惑。 「你对旅行没有兴趣吗?」 看到美纱在沈思,岩月问。 「当然有兴趣呀,我只是在想什麽地方好。我想去风景优美的地方,无论海边或山上都可以。」 晚餐在一小时又三十分钟结束。 「本来我想偶尔请客的。」 美纱对付帐的岩月说。 「不能让你破费。」 「也许你用的是交际费吧。」 在电梯里,岩月听到美纱的话不由得苦笑。电梯里没有其他人,岩月抱住美纱接吻。 「唔…」 美纱扭动身体表示反对。 「有人进来怎麽办?」 「有什麽关系,如果是同事就更好了。」 美纱怀疑他的话是不是出自真心,但对这样的怀疑又产生罪恶感。 岩月又把舌头伸入美纱的嘴里,隔着上衣爱抚乳房。 「恨不得马上舔到乳房。每次都是工作第一,觉得很抱歉,你可以研究一下去那里旅行比较好。」 听到岩月的话,美纱觉得不该怀疑他。对自已现在采取的行动也不知道该不该继续下去。 电梯停了。 「没时间了,我要搭计程车。」 「我还是搭电车回去,这餐饭又好吃又愉快,希望你别应酬太晚了。」 电梯门开了,两个人如同陌生人般各走各的。 岩月没有回头看。美纱的眼睛一直没有离开岩月。 岩月开始找计程车,美纱也找计程车。 「请跟踪那辆车。」 「什麽?」 「三辆车前的那一辆计程车,我是受托调查外遇。我们是三人小组分别跟踪,都在一起的话,被对方甩掉就完了。在我的後面应该还有同事的车在跟踪。」 「你是徵信社的人吗?」 「是啊!不像吗?」 「我觉得倒像董事长的秘书。」 岩月的计程车在赤阪停下。 美纱也在那里下车。 岩月走进一家华丽的殊宝店,还不到十分钟就出来了。然後没有找计程车,似乎准备走路的样子。不知道他是回家,还是去别的地方。 美纱不再跟踪岩月,走进珠宝店。 「对不起,我们八点钟就打烊了。」 「哦,八点半了。刚才有一位男士出去,是来买东西吧。因为这里的装璜很美,想进来看看。时间过了三十分钟,还是让我看五分钟吧。」 温和的男店员露出为鸡的表情,但还是答应了。 「很少能八点正打烊吧。」 美纱假装看戒指,不在意似的问。 「不,今天是特别的。」 「有什麽特别呢?」 「刚才那位客人要来拿订购的戒指,可是来电话说有急事,我们答应等他三十分钟。」 「不能要他明天来拿吗?」 听说是订购的戒指,美纱情绪激动,但仍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 「据说今天是妻子的生日,再三拜托,也就无法拒绝了,生日礼物过了一天,就失去意义了。」 果然是给妻子的礼物,美纱的心在滴血。 美纱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约三十分钟後,美纱站在地下室的酒吧的红色大门前。 「偷情者」这一类的看板到处可见,今晚觉得这个看板向她嘲笑。 里面只能坐七八个客人的吧台。 照明昏暗,确实是很小的酒吧。 「欢迎光临。」 很瘦的四十多岁的老板娘,放下酒杯。在?面位置喝酒的年轻男人也转头看美纱。 「要在这里等人吗?」 「没有。」 「那麽,坐在那位常客的旁边怎麽样?虽然是二十五岁,但充满欲望的危险男人。」 「好说,不知道谁更危险。」 从男人的身上打扮看,不是一般的上般族,看起来是受女人欢迎的样子。独自在这儿喝酒,反而显得有些不自然。 「看起来,我是危险人物吗?」 美纱笑着对那男人说。 「不,我说的是老板娘。这种酒吧是靠骗男人才能维持的。」 「就因为不会骗,门前才罗雀呀。」 「我喝什麽好呢…」 酒架上排列国产的威士忌的酒瓶。 「愿意喝这个吗?」 自称叫横濑雄介的男人把威士忌的酒瓶推向美纱。 「阿横,真大方呀!」 「谢谢…可是怕老板娘说赚不到钱,我喝威士忌…要加水。」 这种时候怎麽能喝加水的淡酒,美纱把第一杯威士忌一饮而尽。 「你的酒量不错。」 老板娘立刻斟第二杯酒。 3 醒来时,美纱躺在陌生房间的床上,身上什麽也没有穿。横濑雄介在旁边,好像也是赤裸的,从绵被露出肩头。 从天花板和墙上的镜子,知道这里是宾馆,全身冒汗。 「嗯?怎麽了?」 由於美纱的动静,使得雄介也醒了。 「你喝了吧?喝太多了。」 「我为什麽在这里?和我发生关系了吗?你说。」 美纱?起上半身,用手掩饰乳房,不知道有没有和雄介发生关系。还记得在「偷情者」喝酒,之後记忆完全丧失,头也很痛。 「刚才你是那样大声叫的,现在问这个多没意思。」 「看我喝醉了,就强行拉我到这里来玩弄。」 美纱想到和陌生人发生关系,心里就不是滋味。 「我在宾馆前面问你要不要进去?你说当然好。」 「骗我!」 「我们是走路来这里的,不相信的话可问柜台,不可能把你拖到这里来。」 雄介似乎生气了,拿起电话。 「你自已问吧。」 雄介要按电话键。 「等一下!」 美纱急忙放下电话。 「我喝醉了…只记得在那个认识你的酒吧喝酒…」 「然後你要我再带去一家酒吧喝酒,钱也是你付的,在那里你喝了五杯纯威士忌。」 美纱叹了一口气说:「和我这样献丑的醉鬼上床,有何感想呢?」 美纱觉得自已又悲哀又可耻,不敢从正面看雄介的脸。这一切都是岩月害的。 「你是美女,又很性感,那里也很好,我真的迷上你了。现在很想和清醒的你再来一次。」 雄介突然?起上半身,抱紧美纱接吻。 「唔…」 美纱摇头反抗,雄介更用力把嘴压在美纱的嘴上。 美纱被推倒在床上後,发觉压在身上的雄介把坚硬的肉棒顶在她的胯下,使美纱感到急燥。 「不要!等一下!噢!」 当雄介把乳头含在嘴里时,美纱的身体产生骚痒感。有时岩月也会粗暴,但年轻的雄介的粗暴和岩月完全不同。 美纱推雄介的头,可是雄介的身体向下移动,突然拉开美纱的大腿。 「不行!」 还来不及并拢大腿,雄介的头已经到达花园,嘴压在花瓣上,用湿热的舌头开始舔。 「啊…不行啦…唔…不要…要先淋浴…不要就这样…」 美纱拼命扭动屁股,觉得自己的呼吸带有酒味,美纱更感到不安。 「在浴室肯给我干,就让你去淋浴,怎麽样?」 雄介从大腿之间?起头。 「不要!」 雄介听到的刹那,他的头又钻入大腿根,用力吸吮花瓣。 「唔…等一等!淋浴!」 「在浴室里给我干吗?」 「知道了…所以…」 雄介终於离开。 没有酒意时,就不想和没有爱情的男人性交,必须设法争取时间,尽快离开旅馆。 可是雄介紧跟在美纱身後,无法立刻脱逃。可能只有等到办完事,让雄介睡了之後悄悄离开。 进入浴室里,雄介的肉棒完全勃起,几乎要碰到下腹部。 岩月的精力旺盛,但可能比不上年纪小二十多岁的雄介的体力吧。和岩月是每一次一回合即告结束,但雄介可能到早晨之前会要求好几次。 知道美纱在看阴茎,雄介的脸上露出笑容。 「这样仔细看了之後,是不是又爱上了我呢?你吸吮得真厉害,我还以为会溶化了。」 「骗人!」 雄介抓住自已的肉棒,很神气的给美纱看。 「你做过69式也不记得吗?」 美纱不相信雄介的话,如果是真的,对没有洗过的女人花园,不知雄介有什麽想法。美纱因屈辱和羞耻,脸颊红如火。 「还没有洗过的女人肉体,有动物的感觉,确宾很不错。比身上还有香皂的味道,不如洗过一段时间的身体来得棒。你那里的味道也刚好,原以为会有更强烈的味道,对一位下班的女人来说,是不是太乾净了?」 「我不要听!」 那种羞辱人的话,美纱恨不得堵住耳朵。 「我是在赞美你的味道最适中呀。」 雄介打开莲蓬头,冲洗身体。 美纱背对雄介,尽量不让手臂活动,只靠手指洗女人的花园。 「啊!」 美纱惊叫,使得雄介也露出惊讶的表情。 「你怎麽了?」 「是我危险的日子,你用过保险套了吧。」 和这样陌生的男人怀孕还得了… 「这个嘛…」 雄介做出不在意的样子。 「究竟怎麽样?有了你的小孩,可不是开玩笑的事情。」 「怎麽可以这样说。」 雄介同样的不想有小孩,听到美纱如是说,多少还是不舒服。 美纱保护自已梳高的头发不要弄湿。雄介故意把淋浴的水浇到美纱的头上。 「不要,太过份了!」 「太过份的是你吧。」 雄介把头发滴水的美纱推倒在墙上。这个美丽又有知性的女人越来越傲慢了,想征服这样的女人,是男人共同的愿望。 野性的血液在雄介的体内喷张。美纱面对墙壁,想藉推墙壁的力量逃走。可是雄介抓紧她的手臂,美纱不能活动自如了,但雄介也一样。 要从後面插入站立的女人身体里,还是需要用手握住肉棒引导至花园。 「你不是想藉和我玩弄,报复那个残忍的人吗?你是那样说的,那个男人知道你和年经小夥子玩乐,不知道他会做何感想。我们还是不要争吵,快乐的玩吧,要重新喝醉一次吗?」 不知道自已喝醉後说了些什麽,心里动摇时,美纱反抗的力量减少。 雄介乘机放开美纱的手臂,握住肉棒,从後面插入女人的肉洞里。 「噢…啊…」 稍为不注意就被男人插入肉洞里。美纱哼一声,仰起头,那是几乎要直捣内脏的又粗又大的肉棒。看起来和岩月的相差无几,但因为年轻,气力就是不同,因为没有前戏的插入行为,美纱几乎要产生肉洞要破裂的感觉。 「太好了!里面热热的,又很紧,而且软绵绵的。」 雄介把肉棒插到底,立刻开始猛烈抽插。 「噢!不要啦…」 乳头被压到墙上感到痛,脸也快要碰到。美纱拼命的用手推墙,这样能避免脸和乳房碰到墙,可是下半身仍紧贴在墙上。很想身体向侧方移动,无法躲开雄介的猛烈抽插。 「怎麽样?是不是快要插进肚子里去了?」 刚插入肉棒时,里面还没有湿润,但不知何时,已经溢出蜜汁。抽插时发出噗吱噗吱的声音就是最好的证明。 「你把手扶在浴缸边上吧,这样站着很难干,把屁股?高挺过来吧。」 「不要!」 「照我的话做!」 「啊…」 雄介利用身体的弹性猛烈插入,龟头碰到子宫,让美纱觉得内脏几乎要粉碎,全身冒汗。 「要不要!」 再度猛烈把肉棒插入时,美纱只能张开嘴发出尖叫声。 「不要那麽粗暴,听你的就是了。」 「要慢慢的移动身体,不要让肉棒滑出来。」 就在从後面插入肉棒的情形下,美纱的双手扶在浴缸边缘。 为使屁股?高,雄介从後面抱起美纱的屁股。 从双肩到後背以及到柳腰形成美丽的曲线,雄介对丰满的肉体感到兴奋。 这样的女人不是随时可以遇见的。虽然有身材美好的女人,但那样的女人偏偏不够聪明,只知道玩。美纱却有知性的美感,虽然见面後立刻发生这种关系,但看得出她不是随便和男人睡觉的女人。 雄介不希望和美纱的关系仅此一夜就结束。 已经偷看她的笔记本,知道公司和住处,可是这样并不保证今後还能得到她。要想办法留下她的心。 雄介抚摸美纱的後背,光滑而湿润,极富吸引力。 「你的肌肤真美,追你的男人不少吧。」 雄介的行为如野兽般的粗暴,说话的口吻却变温柔。 美纱是相信岩月的话,拒绝了很多男人的求婚,所以想起他的谎言时,心中一阵怒火。心想着明天要如何应付他,不由得产生报复心理。 「要干就快一点吧。」 知道雄介停止动作,从後面看她的身体,加上对岩月的奋怒,美纱说话的口吻也变得粗鲁。 「很好,刚说过不要,现在又改口快一点。」 表现温柔一点就立刻会反击的女人,使雄介的兽性再度爆发。猛烈插入,好像要刺破子宫的态势。 「唔…」 美纱用手臂支撑身体,但雄介插入的力道太猛烈,使得美纱几乎掉入浴缸里。 「温柔一点!」 「事到如今,不要说这种话了。」 「啊…」 雄介猛烈抽插,额头上冒出汗珠。 听到美纱从喉咙挤出来的声音,雄介更充满精神。可是他用的是最後冲刺的速度抽插,自然不能维持长久。 「噢…唔…」 肉洞口猛烈紧缩。在这瞬间,雄介还以为自已的肉棒被夹断了。接着发生强烈的收缩,不只是肉洞口,肉洞里完全开始蠕动。 这是美纱达到性高潮的绝顶。还只是她的性器,支撑下半身的双腿和支撑上半身的双臂都微微颤抖。 雄介极力忍耐射精的欲望,在美纱的痉挛稍缓和时再度进行抽插。 「啊…」 性高潮的波涛还没有完全平静时,再度开始抽插。美纱又陷入高潮的旋涡里。 从子宫深处有一股火热的力量向脑顶猛冲。 「我要射了!」 像要射出最後一箭,把精液射入肉洞的深处。 美纱有些发呆,但想到今天在危险期内,立刻感到紧张。 虽然是危险期,但不是红灯,只是较危险的黄灯。不过,仍用莲蓬头充洗肉洞。 水的冲力对美纱是一种折磨用的道具,不由得叹息。 「还不够吗?」 雄介也露出惊讶的神色。 「我说过今天是危险期,虽然已经太晚了。」 美纱立刻反驳。 *** 雄介用吹风机吹乾美纱的头发。 「很意外的,你那麽温柔。」 「怎麽可以说意外。」 「你很粗暴,所以那里还有一点刺痛。」 「大概是因为你和性能力虚弱的男人来往,使得那里的黏膜也变薄弱了吧。」 美纱对雄介多少产生亲切感。 「你知道金妮吗?」 「贯咖啡和蛋糕的吗?」 「嗯。」 「大概还没有人不知道吧。蛋糕和咖啡都好的地方,很不容易找着,连锁店越来越多。」 「金妮西点店」的总公司在银座,有不少连锁店。 不只是蛋糕,咖啡的味道也是一流的。男客也不少,装璜典雅,价格虽贵,顾客却不少。 「我是西新宿的店长。」 美纱听了噗吱的笑了出来。 「如果是真的,会破坏金妮的形象。」 「明天你来,在许多可口的蛋糕中给你最好吃的,因为又有新产品。」 「你请客?」 「我会秘密的请你,所以再来一次吧。」 令人惊讶的,雄介的肉棒再度雄纠纠的勃起。

上一篇:瓦斯工掳获美丽的情妇 下一篇:女老师M的下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