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美妇俏女佣

风流美妇俏女佣 「嘭!」「嘭!」深夜时分,叩门声大作! 「干吗没人开门架!死捻晒去边度呀?」门外一把男子声音吆喝。 女佣阿芳从睡梦中转醒,忙去开门,噜叨:「老爷真的是,这麽晚才回来!」 一名西装毕挺但烂醉如泥的中年胖子甫一进门,阿芳忙着打点老爷坐在沙发上,肥佬喝醉了以为阿芳是他外遇,将她搂在怀?,『渣』着阿芳柔软乳房,上下其手起来。 阿芳任肥佬揸胸摸西,搞了一阵,只听得肥佬打着鼾声,似乎马上睡着了! 阿芳被扯脱掉上衣,若有所失,由於睡觉没穿胸罩,一对乳房都露了出来。阿芳对奶都好大,属G奶一类! 阿芳忙着整理衣衫,蓦地传来把贵妇声音:「阿发干麽饮得咁醉呀?」 少妇摇了他几下,见老公睡得好熟。 没好气地,打量在暗中整理衣衫,略带泪痕的女佣,道:「阿芳,你点样服侍老爷架?给醉成这样睡觉!要是着凉了怎办!」 少妇连珠价感叹号,她见阿芳可怜兮兮:「哎吔!干吗搞到红哂架!?」原来阿芳刚才服侍老爷,左边胀爆乳房都捏得红了一片! 「少奶,没相干,我自己搽些药油就可以了!」 「这样怎了得?我房?有上好金创药,你先帮老爷盖被子以免着凉,然後入我房取药吧!」少妇语带命令。? ? 阿芳不敢拂逆少奶话,况且一番好意。料理好老爷後,轻打着少奶房门,告诉少奶都不痛了。? ? 少奶没做理会,替阿芳仔细检查乳房,上下其手。少奶暗叹阿芳乳房真系大:「老爷饮大左,以为你系我才会这样啫!」说时捏女佣乳房一把!? ? 「少奶,不是这边呀!」女佣指少奶托住她一只G奶,原来少奶捏错果边奶!「唔好意思!咁我帮你『捽』埋呢边!」? ? 「我自己『捽』得啦少奶...」 「咁点得,大家女人,不用害羞!」? ??? 「阿芳我要吃宵夜!」当时肥佬酒醒过来。二女正搞得兴起,被吓了一跳!? ? 阿芳连声答应,也趁机收好乳房,她去弄宵夜。 肥佬搂着少妇道:「琪琪你真系正,来,我地先来一『剂』吧!」? ? 「神经病!阿发你周身酒『除』,冲凉先把啦!」? ? 阿发不肯,探手入琪琪蕾丝内衣里,搓揉一双结实乳房,琪琪给搞得有些浪,肥佬搞了一阵,又呼呼大睡!? ? 女佣阿芳拿来一碗鸡炖翅进房,看见少奶有些异样,衣衫不整的露出雪白均称乳房。少奶示意女佣过来!? ? 「老爷睡了噜!阿芳明天准时叫老爷起床,碗翅你吃吧!」? ? 「哦!」阿芳满口答应,好滋味吃着宵夜。老爷突又吵闹,阿芳鸡炖翅倒满一地,连G奶透视出来!老爷做梦,马上又响起鼻鼾声! 「少奶我返房换衫先!」? ? 阿芳回到房,脱掉亵衣,更换另一件睡衣。少奶站在门口好关切,阿芳美丽胴体被少奶看见!? ? 「少奶,不好意思,我忘记关门!」女佣惊觉,连忙道歉!? ? 少奶见女佣床尾的『按摩棒』,做了噤声动作!她和女佣搞起上来,女佣暗赞少奶真系香!? ??? 忙完後,少奶燃起事後烟,好似很享受样子!二个女人床上倾密偈。? ? 「阿芳,你别误会少奶有些儿变态,因刚才给老爷搞到有点浪...」少奶把弄幼丝烟,古惑眼色:「阿芳,你的『按摩棒』看来不便宜,点解咁舍得?」? ? 阿芳老实人,既然秘密给少奶发见,和盘托出:「少奶,支棒系贵,系我两日工资,但少奶你知啦…我老公喺内地,日常守着大块田,靠我每月寄钱养家,支棒系用来打发情慾...」?? 少奶听後心?暗笑! 第二天阿芳做早餐。老爷大啖吃龙虾:「老婆,昨晚不好意思,搞到你没好睡!」? ?「不要紧啦老公,反正日头我都睡!系呢,你昨晚还整到阿芳红晒!」少妇双手夸张放在胸前比划。? ? 阿芳穿着围裙遮不住巨乳,身材玲珑浮凸!从厨房捧出碗鸡粥,摇着屁股行出来。老爷吞了口水,从钱包拿出伍百元钞票,塞进阿芳手?,捏了一下屁股:「阿芳,昨晚真系失礼,我醉酒後以为你是少奶先会咁啫!」? ? 「都唔知系唔系!」少奶坐在一旁冷笑。? ? 「琪琪你知我为人啦!」肥佬一副无奈表情。 少妇半张嘴向上微弯,暗道:「就知道你为人!」? ? 老公出门後,电话铃声响,是赵教练声音!? ??? 屋苑网球场,清脆拍球声此起彼落,身材结实男人正练习发球!? ? 「Hello!Katie!」赵教练叫着少奶洋名字,招呼道。?? 戴上太阳帽少妇,脑後垂着根马尾头发,拿着球拍,步进网球场。? ? 赵教练见一身浅色网球衣打扮,太阳底下均匀身段,修长穿波鞋双腿裙底伸出来,分外娇美!教练保养眼睛,教练暗叹幸亏当教练,真系荀工! 打了一轮波,琪琪嗌脚痛,赵教练陪伴少妇回寓所。? ? 「少奶!你无野吖嘛!?」阿芳开门看见一男子扶着一拐拐少奶。? ? 少奶擦着汗:「整亲脚啫!阿芳,你帮我校定水冲凉丫!」? ? 「哦!」? ? 赵教练拿毛巾帮少奶擦汗!? ? 「少奶,可以冲凉喇!」阿芳返回大厅,见厅内无人。阿芳耳朵灵光,主人房隐约透出声音。 赵教练:「还痛不痛?」 阿芳责任心重,想叫少奶往冲凉,刚上拍门,发觉房门虚掩,阿芳好奇心驱使偷看一眼。 赵教练正蹲下替少奶按脚。阿芳见到赵sir尽是盯着少奶裙底!?? 「噢!......好很多了!」少奶剪水双瞳半张半合,幽幽道。??少奶问赵教练可唔可以『捽』高D,因为大腿很酸痛,赵教练愈『捽』愈上,力道拿捏恰到好处! 门口阿芳泛起一阵异样,脸色绯红:「少奶…咁冲唔冲凉?」?? 阿芳只见到教练头部遮盖住少奶裙底。少奶正坐床沿掰腿享受,挥一下手:「不用忙!阿芳,你去帮赵教练抹球拍吧!」 少奶支开了女佣,转头指着自己屁股:「赵sir...我呢度都有些痛啊!」? ? 「那我和你『捽』下啦!」教练笑得有点淫。? ? 赵sir扶少奶趴伏床上,网球裙下露出白色内裤,赵sir伸手『捽』了几下,搞得少奶内裤愈来愈湿,乾脆将少奶内裤褪了下来!? ? 阿芳擦乾净网球拍,准备交回给赵sir,见到少奶伏在床上,赵sir俯下嗅着少奶裙底!? ?? ?? ? 女佣阿芳手脚勤快,很快的将网球拍消毒,打算交还赵sir,却见到少奶趴伏床上,任得赵sir探头入裙底奶舔着!? ? 「嗯!...啊!...啊!」阿芳看着当前情景,并且将少奶舒服的呻吟声听得真切,她估不到少奶真系咁淫!? ? 「呀!...好舒...服呀!...」阿芳听着少奶的声音,手上的网球拍几乎都拿不稳!? ?到得赵sir脱掉裤子,打出结实的股肉线条,与及那昂起八寸长的毕直肉棒,看得门外的女佣阿芳血压上升!脸红耳赤!? ? 赵sir挽扶着少奶伏在床上,掀起少奶运动服及胸罩,由於是趴伏着的姿势,少奶屁股翘起,双乳像吊钟一样挂了下来,裸露在阿芳的面前!? ? 少奶伸手穿过自己胯下,摸索着赵sir的那物事儿,身体语言想话放入已湿答答的阴道内!? ? 「Katie!不用心急......」阿芳听到赵sir的声音响起,以及见到他阻格着少奶的手,赵sir毕直的阴茎刚刚惦到少奶奶有淫水淌出的阴部肉缝!? ? 「呀!...给我...舒服呀!...」少奶继续响起性爱呼唤,阿芳眼见赵sir并不心急,只将条阳具控制在禁区边缘磨擦,好似在作弄她一般!? ? 赵sir伸手摸着少奶两个大吊钟玩了一阵,也弯起腰来,阿芳就看见赵sir伏在少奶股部伸出脷尖奶舔着!? ? 这样,少奶欲求不满的被舐得顶不顺!两片阴唇由於亢奋充血扩张!? ? 赵sir手指撩拨着少奶的湿滑阴道,玩了一阵,取出个安全套,阿芳看见赵sir把过了胶的阴茎缓缓插进少奶的蜜洞里!? ? 赵sir具有运动家的体格,本身阴茎又够长,『拍!拍!』的一下一下抽送得少奶猛摇着头,挂在胸前的结实奶子也摇摇晃晃!? ? 阿芳见到赵sir换了姿势,让少奶一双腿微屈起来,双手仍支在大床上伏着,长发都垂直下来,赵sir也跪床上,胯下如打桩的一下一下『拍拍』的直插下!阿芳食花生,闲着的双手也忍不住,撩起了穿着的女仆裙,不自觉的把网球拍夹在两腿中间......? ? 赵sir『打桩式』抽插了一阵,转动身体侧卧在床上,两人身体始终紧靠着。阿芳看见赵sir双手扶着少奶腰部,侧着身子随着『拍拍』声抽插的少奶仰卧身体『呀!...呀!...』浪叫起来!? ??? 阿芳看着也起了淫心,手掩着嘴怕弄出声息来,另一只手不自觉的磨着夹在双腿的网球拍!...? ? 少奶又改换了姿势,胯骑在赵sir身上,一边拨弄长发。随着娇喘声『啊!...啊!』,阿芳就看见赵sir一双大手搓揉得少奶双乳变了形,并且挺着结实腰部,配合着少奶窈窕的身体上下套动的动作!? ??? 少奶又躺在床上,赵sir掰开少奶修长双腿,『拍拍』声音响起来,阿芳看到少奶雪白的屁股被提起,赵sir猛烈的抽动得少奶『啊!...啊!』的娇喘声不断!? ?阿芳看得瞠目结舌,身体也不自觉间发潮起来!? ??? 半小时後,两人穿回衣服,阿芳才敢上前,少奶还责备女佣因乜出去咁耐。? ? 「做乜支柄咁湿,拿出去洗过!」少奶摸摸网球拍,然後责备道。? ? 「Katie!不用啦,我这样拿回去可以了!」赵sir向少奶求情,阿芳生出大为好感!? ? 少奶又吩咐阿芳送赵sir离开,两人到了车场,阿芳也要出去买菜,赵sir坐上驾驶座位後叫埋阿芳上车!? ? 阿芳:「我自己坐公车得啦!」? ? 赵sir:「不要紧的,我顺路啫!」? ??? 车厢里两人有说有笑。「阿芳,做乜你整湿我块网球拍嘅?」赵sir驾着方向盘,问道。? ? 「对不起呀!教练,我不是有意的!但我见到少奶...又见到你...咁样...才忍不住...」阿芳初时不肯说,由於对赵sir印象不错,终於说了出来!

上一篇:公车顶少妇 下一篇:野外的激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