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领性奴的秘密生活

我老婆小梅三十多岁,长得如花似玉,总是摆出一副高高在上很傲慢的样子。 她是一家台资大企业的公关部经理,总是应酬外面的人。这天晚上她又打扮得花枝 招展准备出去。 「你要去哪里?」我鼓着勇气低声问老婆。因为失业在家,我对老婆只好诚惶 诚恐。 「窝囊废,你敢管老娘的事?吃了豹子胆了?爬过来,乖乖地跟老娘磕个头, 赔礼道歉!」我内心里做了几次自欺欺人的挣紮,就乖乖地爬到这个淫妇的跨下, 边磕边说对不起。小梅得意地笑了,蹲下来问我:「你在想什麽啊?」 「我,我,我在想。你。。。。。。玩弄我。」当我说出「玩弄」两个字的时 候,身体禁不住颤抖了一下。 「哈哈哈,被我玩弄?!」,小梅笑得不得了:「你不是骂过我淫荡吗?我不 是很无耻吗?男人嘛,真是狗改不了吃屎,不管是什麽样的男人。我怎麽玩弄你呀 ?快说!」小梅的声音突然严厉起来了,用斥责下属的口气问道。 「我是你的玩物,求求你打我的屁股吧?」 啪啪,两个有力的巴掌打在我的脸上,丰满的胳膊上的白晰肉体晃了几晃,性 感诱人。 「像你这样的男人,还假惺惺地自视清高,我老早就瞧你不顺眼了,你只配舔 我的脚。」小梅似乎来了灵感,伸出她翘起的右脚,凑到的我脸上。 白而肉感的脚,每个趾头上涂着艳丽而诱惑的颜色,保养得很好,一股脚上的 味道提醒我要舔的是一个下贱女人的脚。我像疯了一样,闭上眼睛在心里绝望地挣 紮着,但女人脚上的臭味不断地刺激我的慾望,这个荡妇用脚趾头戳了我的脸一下 ,就彻底击败我的抗拒,我乖乖地张开嘴,包住了她的几个脚趾,用力吸吮着。 我听见这个骚货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命令我:「舔都舔了,还怕羞呀,睁 开眼睛看着我。」 我无比羞耻地打开眼睛,从她腿部的性感曲线望上去,正遇到淫妇轻蔑鄙视的 目光,显然小梅注意到了,骂了一句「窝囊废」,抽出脚说:「脱光衣服象狗一样 在房里爬十圈给老娘看看。」 我乖乖的脱光了衣服象狗一样的爬了十圈。在昏暗的灯光下,小梅的短衣穿着 和屁股以下裸露的长腿又让我渐渐迷失。她一屁股坐在床上,叫我爬到她面前,把 两只肉脚板踏在我的脸上搓着,我奴颜脾膝的样子无疑激发了她的思维,她低下头 :「一直期待被我这样玩弄吧,哼,我就不信有男人不跪倒在我的裙下。你不过就 是我多玩的一条狗而已。」 「是,我就是你的玩物,你的狗。」 「不,你跟我的其他男人不一样,你会明白的。哼,我会让你体验到做为女人 玩物的悲哀。尤其是像我这样的浪骚女人,哈哈哈」 「是,你是我的主人,我的女王。」我在她的笑声中低下了头。 「女王,哈哈哈,我很骚的,没有男人我就活不了的,却是你的女王。」小梅 想笑,又忍住了,转为严厉的语气:「过来,把我的这里舔乾净。」她靠在床头, 分开自己的大腿,指指自己的赤裸无物的底裙下面。我老老实实地爬过去,把自己 的头塞进骚货的裆下。一股强烈的复杂的骚味,我伸出舌头去舔。谁知小梅等不急 了,把我推翻仰卧,把她阴毛乱糟糟粘糊糊的骚户压在我的脸上,我努力地舔着吸 ,不时有一股股的稠液滑进我的喉咙。 「这就是女王的阴户,你要好好的舔乾净哟。」 我想点头或答应一声,却被小梅屁股一使劲,压了回去。 「你必须对我的阴户保持崇敬,谁叫你是我的玩物呢。不过我要告诉你的是, 我刚才在公司跟一个男人爽了一回。哈哈哈——」 原来那些液体是精液!我感到万分屈辱,强烈的被玩弄感涌上,我用力想翻身 起来,那骚货用她的骚穴盖紧我的头部,用手紧紧抓住我因羞辱而暴长的阴茎。 「怎麽啦,不甘心呀,你就是这个命!」小梅显然很了解男人,她刺激着我的 性器,让我屈服在她的淫威下。她松开身子,让我粘糊糊的脸有了自由。 「你自己选择,要麽离婚,要麽老老实实跪下来给我磕头道歉。」 暴起的性器像是邪恶的命令,非人的屈辱竟成了服从的缘由。 我乖乖地爬下床给老婆跪下磕头,并对她淫乱无比的骚穴道歉。 「真是天生的奴才种。」骚妇不屑一顾地看着我,「我现在要你求我舔我肮脏 的下身。」 巨大的侮辱刺激使我一步步落一深渊。 「女王,求求你,让我舔你的下身吧。」 「我的肉缝里有男人的东西耶。」 「求求你,让我舔吧」 「舔什麽呀,既然下贱,既然求我,就要说清楚。」 「舔你肮脏的肉缝,和、、精液」,我几乎是哭着说出口的。 「要象狗一样的舔,我每次被人搞完,你都要用嘴给我舔乾净。」 「是。」我自己爬向淫穴。 「用心舔哟,以後有的男人操完我,说不定也要你舔呢。哈哈哈——」 小梅站起来要出去了,苗条高佻的性感身体在大厅里转了一圈又扭过来对着我 ,「老娘现在要去陪男人喝酒,给男人舔脚,让男人玩弄老娘,插得老娘哇哇叫, 跪地求饶,怎麽样?哼!窝囊货!今天晚上我回来时等我使唤,我要好好玩弄你, 老娘经常被人玩弄,经验多得狠呢,哈——。」 我还没有回味过来,忘记回答。淫妇狠狠踢了我一脚:「听到没有!」 「是,是」,我低声点头,语气与赤裸暴露在地的下贱情形完全一致。 。。铛铛,墙上的时钟响了,表示着两点的到来。 深夜了,我坐在家里的沙发上等待着妻子小梅女王归来。 门口响起了开门声,我快步走向房门,扭开了门锁。疲惫的小梅回来了。 「女王你辛苦了。」 「累死我了,那些臭男人真会戏弄人。」小梅坐在沙发上甩去了黑色高跟鞋, 慢慢地说着。 「是的,是的。」我懦懦地回答,马上拿来了一双高跟拖鞋,半跪地为妻子换 上。拖鞋上面只有两条细丝带,妻子白嫩的脚、染着红色趾甲油的脚趾。我低头亲 了一下小梅的脚趾,对妻子说:「女王今晚我想要。。」小梅说:「不行,我累了 ,刚才那些臭男人弄得我很累。」 我低头不说话。小梅脱去了外套,她染黄波浪披肩发,鹅蛋的白脸,杏眼,很 妩媚的样子。鼻子细细高高的,小嘴巴。一米六八的个头,穿着粉红色的胸罩,白 皙而硕大的乳房,深深的乳沟,下面是一条丁字型的粉红内裤,细细的带子陷入了 屁股沟中了。把饱满的大屁股暴露在外,很是勾人。修长而丰满的大腿,和丰腴的 臀部搭配的恰到好处。小梅向我招招手:「爬过来,软饭老公。」我已经好几星期 没有碰妻子了,我也没办法,自己失业了,妻子为了赚钱养家也没有办法的,我默 默地安慰自己。 此时听到招唤,立即脱了衣服光着身子只穿着一条内裤爬向妻子,小梅拉住我 的头发,把他的脸拉到自己的阴部:「好好的闻闻吧。」我听话的闻着妻子的阴部 ,有一股精液的浓郁气息。小梅转过身去,把白臀掬出说:「闻闻老娘的大白屁股 吧,它很受老板的喜欢,今天朱老板还抚摸了它,舔了它,还不断地称赞它是极品 呢。」我跪着舔闻着妻子的屁股,手还不断地抚摸着自己的阳物。 小梅突然转身,扬起手给了我一个耳光。 「你什麽时候才能成个真正的男子汉。」我知道小梅心里也苦,就向她笑了笑 。小梅又一个耳光打在我的脸上:「没出息还笑地出来。」小梅从手包里拿出一根 皮鞭和一根蜡烛。对我说:「你给我趴着,让你也吃吃苦。」我像狗一样趴在地上 。淫妇扬起鞭子,打在了我背上。 「啊。。,女王。」一条条红印留在了我了背上,我惨叫着。 小梅点燃了蜡烛,把蜡油滴在了我的红印上,我这次发出了低闷的叫声。小梅 把脚伸到了我面前:「舔我的脚。」我一边舔着淫妇的脚趾,一边忍受着背上不断 产生的痛苦。小梅不断地狂笑着,可笑声中好像带着一丝悲愤。 「我就喜欢你的下贱,我会让你变成我脚下的一只狗!」说着她用鞋尖勾起我 的下巴,用一种蔑视的目光看着我:「我要你替我把高跟拖鞋舔乾净。」我忍着身 上阵阵的隐痛,用双手捧起伸到我面前的高跟拖鞋,伸出了舌头,一下,一下的认 真的舔着。就这样大约过了五六分钟,小梅终於开口了:「好了,你舔的很乾净嘛 。现在,我要你像狗一样的逗我开心。」说着,她把脚上的高跟拖鞋踢到了几米以 外:「爬过去,像狗一样用嘴把我的鞋叼回来。」我只迟疑了一下,小梅就用那只 白嫩的赤脚重重的踹在了我的脸颊上:「去呀!你这条贱狗!对了,等等,」她好 像忽然想起了什麽,:「灯这麽暗,你的狗眼怕是找不到我的鞋吧。呵呵,我看你 还是先闻闻我的脚,然後再用你的狗鼻子去嗅着找吧。」说着,小梅把脚伸到了我 的鼻子下面,我立刻闻到了一种赤脚的酸臭味。 「贱狗,我的脚好闻吗?这几天主人都不准我洗脚呢。」淫妇一边用脚趾使劲 的顶住我的鼻子,一边笑着对我说。这时候的我几乎已经被她脚上散发出的臭味呛 的快要窒息了,随着脚趾的扭动,一阵阵的潮湿酸臭的气味充满了我的鼻腔。 「好了,你现在应该对我的脚味有很深的印象了吧,爬吧,去把我的鞋叼回来 。」我藉着灯光,在大厅里爬着,很快就接近了小梅的高跟拖鞋,我把嘴凑了过去 ,高跟拖鞋里的气味几乎和她脚上的气味完全相同,我就这样一边呼吸着浓烈的脚 臭,一边把鞋叼在嘴里,慢慢的爬回了小心的脚边。 「哈哈,好聪明的贱狗!这麽快就把主人的鞋找到了。」小梅很开心的笑着说 道:「好吧,我看该给你点奖励,那你就舔舔我的脚吧。」听到这话我已经非常激 动了,迫不及待的把嘴贴在了她的脚上,仔细的舔了起来。「看看你这只贱狗,嘴 有多馋。」小梅看着我,轻蔑的说:「你可要仔细舔呀,我今晚可不想再洗脚了, 你一定要给我舔乾净。」 「请放心吧,女王。」我因为嘴里含着她的脚趾,所以含糊的回答着。荡妇的 脚上全是污垢,皮革和汗水混合的酸臭气味非常浓烈。我就这样趴在她的脚下大口 大口的吞咽着这咸涩的屈辱。可是这一切居然使我的身体有了明显的反映,我的下 体很不老实的硬了起来。小梅好象注意到了这一切。「怎麽,舔我的臭脚也能刺激 你的性慾吗?」她低下头,注视着我:「那好吧,我看你就当着我的面自行解决吧 。我这也是为你好啊。免得你在憋出点儿毛病来。呵呵。」 「可我,我,」我不知道应该说什麽? 「你什麽你?」小梅愤怒的一脚把我踢倒在地:「我叫你做你就做,你敢违抗 我的命令吗?」 「不,我不是,只是,只是,」我被眼前的一切吓坏了,我怎麽能在自己的老 婆面前手淫呢。「你真的不做吗?」小梅的声音变得更加严厉了:「揭开你的裤子 !」我没有办法,只好顺从的照办了,我的男性象徵就这样完全暴露在了她的面前 。 「呵呵,这就是你们男人的命根子吗?」小梅像是在嘲笑我:「用你的手握住 它,做给我看!」 「请女王放过我吧。我真的不能呀!」我几乎是在哀求。这时,小梅好像已经 失去了耐心,她抬起脚,重重的踹在了我的脸上,我仰面朝上的躺在了地上,可她 并没有就此放过我。接着用脚狠狠的踩在了我的生殖器上,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 让我差点昏了过去,我低声呻吟着。这好像更加刺激了小心虐待我的慾望,她又一 次抬起了脚,在我致命的地方狠狠的踩了几下:「你真的不做吗?你以为我会轻易 的放过你吗?哼哼,我会往死里踢你的。如果你的身体够结实,你就继续坚持吧。 」小梅一边说着,一边不停的用穿着高跟拖鞋的脚狠狠的踢踩我的睾丸,小腹,胸 口和面部。「你以为你现在是什麽?象徵你男人的东西已经被我踩在了脚下,我可 以轻易的毁掉它。你以为你还有尊严吗?你在我的面前只不过是一只狗而已。」小 梅继续近乎疯狂的践踏着我。 「请你饶了我吧,我做,我做。」我别无选择了。我又重新在她面前跪好,用 自己的手握住了已经肿胀渗出了血水的阴茎,忍着巨痛,不停的上下抽动着。 「很好,你早就该这样了。」小梅得意的看着我,把一只穿着高跟拖鞋的脚伸 到了我的面前:「现在你可以一边手淫,一边再好好的闻闻我的高跟拖鞋和脚了。 哈哈,我很喜欢你闻我高跟拖鞋的下贱样。」就这样我在小梅散发着酸臭气味的脚 下完成了在我老婆面前的第一次手淫。 小梅累了,躺在了沙发上。我爬了过来。淫妇伸出手,轻轻抚弄着我的头发, 深深地觉得对不起我说:「我主人不准我让你碰,否则就不让我当他的性奴了,所 以我只好让你自行解决了。我可不能因为你这个窝囊货,而失去我的主人。」 「我没有关系的。」我说完话,小梅把自己的丁字内裤,脱给了我:「你以後 就拿它解决一下吧。」我拿住内裤,心爱地闻了闻。 下午,我正在准备晚饭,今天我买了不少好菜准备晚上做给我老婆吃。桌上的 电话响起。 「喂,你好。」 「我呀,今天晚上小老板要到我家来吃饭,你多买些好菜。」 「喔,喔。」 小老板就是那天在公司里玩弄我老婆和女秘书小玲的那男人,老板的二十多岁 的小儿子朱明伟。 两个小时後,我老婆领着小老板和他的朋友瘦狗走进了我的家里。 我老婆介绍道,这是小老板,这是小老板的好朋友瘦爷。 小老板矮胖的身体,挺了个大肚子,还没我老婆高,小老板态度傲慢,我老婆 介绍後没和我握手,只是略微点了点头。那位瘦狗正好相反,瘦瘦高高的。瘦狗也 向我笑了笑。我老婆倒是很勤快的样子。忙招呼小老板和瘦狗坐。自己走进房间换 了件半透明的黑纱睡衣,我看到,我老婆没有戴胸罩,睡衣在胸口处有朵绣花,半 遮着乳房。下身穿了条小三角裤。整个屁股都可以看到。 「你还不快去烧菜,让小老板等急了。」 「是,是是,我就去。」我快步走进厨房。 我在做菜间隙,躺在厨房里看了看客厅里。我老婆坐在小老板和瘦狗的中间, 和他们聊了起来。小老板伸手摸着我老婆的大腿,我老婆讨好地亲了亲小老板的脸 。瘦狗也乘机摸起我老婆的大奶。 「小梅,有没有让你那个吃软饭的碰你。」 「没有小老板,我是听你话的。已经几个星期没有让碰下面了。」 小老板听後兴奋地大笑,将手直接伸到了我老婆的下面,用力的捏起来。我老 婆忍不住叫了起来。我实在看不下去了,转身回厨房烧菜。 我将菜端上了饭桌,我老婆对小老板和瘦狗两人说:「小老板、瘦爷吃饭了。 」 小老板仍当着我的面,搂着我老婆走向饭桌,好像他们是一对恩爱夫妻。 饭桌上我老婆不时地将菜夹到小老板的嘴里,小老板基本没有动手,都是我老 婆在喂他。 酒足饭饱後,小老板对我老婆说,听说你对待老公很粗暴,我们想看一看,你 给我们表演一下好吗? 「老板,这,太难为他了。」我在一旁不敢说话,只是朝我老婆看看。 「贱货,你不是很听话的吗?快点。」 我老婆对我说:「你给我跪下。」 我这时真是羞辱死了,当着其它男人的面,让自己妻子羞辱。可是没有办法, 小老板是衣食父母呀! 我只好跪了下来。 「爬过来,给小老板和瘦爷磕个头,感谢他们给你的妻子提供的关照。」我被 妻子牵着爬到小老板和瘦狗面前,磕了几个头。小老板很满意。 「贱货,你调教得不错。」 小老板转而对我说:「吃软饭的,你想不想看看我们是怎麽调教你老婆的吗? 」 不等我回答。小老板对我老婆说:「贱货,把衣服脱光了。」「小老板,不要 呀!」 「怎麽啦,你这个骚货也会不好意思吗,快点。」 我老婆只好将睡衣脱下,来到小老板和瘦狗面前。小老板向瘦狗点了点头,瘦 狗拿了个盆子,放在茶几上,把我老婆拉上了茶几。 蹲下,这在里面为我们表演如厕。 我老婆光裸着身体,蹲在茶几上,用力的排泄着。我跪在地上已经看傻了,自 己的妻子在两个男子和自己我面前,表演小便。小老板盯着我老婆的阴门,叫道: 「开始撒尿。」 我老婆马上乖乖地把尿撒了出来。 「停。」小老板控制着我老婆的撒尿进程。小梅听到指令立即停止撒尿,憋了 起来。小老板哈哈大笑。 「再出来。」听到指令,我老婆又开始撒尿起来。小老板抚摸着我老婆的白屁 股,一会出,一会停地命令着。终於撒完了尿。小老板对瘦狗说,进行下一个节目 。瘦狗把我老婆的双手绑在一起,吊了起来,我老婆的脚殿起,正好能踩到地上。 小老板拿了一把戒尺,对着我老婆的屁股打了一下。 「啊。。,」我老婆叫了一声。 「贱货,舒服吗?」 「舒。。服,谢谢主人。」 小老板又狂笑起来,又是一下。 瘦狗在前面用力地捏我老婆的奶头,还吻她的嘴,我老婆不时地惨叫着。看到 心爱的妻子这样被折磨,我心里像滴血一样难受。小老板指着我老婆对我说:「这 个女人以後我会经常干她,不准你再碰她了,知道吗?哈——」回头对我老婆说: 「和你老公口交过吗?」 我老婆摇摇头。 「那就先吃我的吧」着他就把他的阴茎送到了我老婆的面前,我老婆犹豫了一 下,还是含在了口中,小老板就在我老婆口中不停地抽送起来,我老婆感到他就要 射了,所以想吐出来,可他正兴奋,用手死死地按着我老婆的头,直到把精液射了 出来,然後对我说:「你可真不会玩女人,你老婆已用嘴为我口交过了,你看他嘴 里全是我的精液,想看表演吗?」 我看了看爬在地上的老婆,真不知怎麽回答。 「好,小贱狗,你是不是小穴里全是水了,想我干你了?」 「是,主人,求求你插插我吧,我真的想要。」这时我老婆已不知道什麽叫害 羞了,只想小老板早点干她。 「好,不过你这母狗再撒泡尿,要象狗一样的撒,不然我是不会干你的。」 我老婆慢慢地伸直右腿,拚命的想把尿撒出来,可刚刚撒过,确实再也撒不出 来了,最後她实在忍不住了,就用手自己插起阴道来,嘴里不停地叫着:「求求你 ,插插我吧,主人,我下次一定多喝水,表演撒尿给主人看。」 小老板拿来了假阴茎,我老婆一看到就一下子插入了自己的阴道,小老板看着 我老婆说:「你这贱狗,我以後要好好地教教你,怎麽做狗,好了,可以爬起来, 我来搞搞你吧。」 我老婆一听一下就抽出了假阴茎,高高地跷起屁股,等着他来插自己。 於是小老板在我老婆後面用阴茎慢慢在插了进来,在干我老婆的同时,他看到 了我老婆小小的屁眼抬头对我说:「这里插过吗?」 「没有,她不肯。」 「哦,那我想搞,你不反对吧,」 我老婆爬在地上正不停地前後晃动着屁股,不知道他和我说什麽,这时他把他 左手的大拇指伸到我老婆嘴里要我老婆舔一下,然後直接把大拇指挖入了她的肛门 ,这时我老婆才知道他原来要插自己的屁眼,惊吓中立刻失去了性慾,站了起来对 小老板说:「小老板,求求你,这里不行,我受不了,太痛了,求求你放过我吧, 我——我还是表演撒尿吧。」 小老板一下子冲到我老婆面前,打了我老婆两个耳光,大声叫道:「求我插你 」我老婆无助地看了一下我,慢慢地跪了下去。 「求我插你!」 「求你插我吧。」 「要叫主人」 「求求你插我吧,主人」 「插你那里?」 「我的屁眼。」 这时小老板走到我老婆身後,把他那又粗又大的阴茎,插了过来,可阴茎太干 了,我老婆感到肛门象撕裂一样的痛,大声地叫了起来,「啊,老天,太痛了,我 受不了,啊啊,「 「放屁,才插入一个头,就痛成这样,大概太干了吧,「 我老婆赶忙说:「对对,先擦点油吧,」 「不用,还是用你的嘴,」 说着他又把他的阴茎放到了我老婆的嘴边,尽管已为他口交过了,嘴里还有他 的精液,但还是有点害羞,不过也顾不了那麽多了,一下子把小老板的阴茎含在了 嘴里。过了一会儿,他从我老婆嘴里拔出了阴茎,走到我老婆身後,我老婆知道自 己的痛苦时刻来了,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後像大便一样,把力使到肛门口,两只 手掰着两边屁股,嘴里求道:「我是第一次,主人,求求你慢点,啊、啊、啊—— 」 在我老婆的叫声中他已全部尽根插入了,这时他对我说:「你的硬了吗?」 我苦笑着摇了摇头,「那快过去叫你老婆舔硬他吧。」 我立刻走到了我老婆的面前,用手扶着送到了我老婆的嘴边,我老婆想也没想 就把他含在了嘴里,这时小老板在我老婆的屁眼里抽插起来。 「啊——」 就这样,我老婆的三个洞都被小老板一一插过了。 小梅在那次带小老板回家来当着我的面做爱以後,就常常的把他带回家里来了 ,有时是当我的面做,有时是她俩在小梅的卧室里做。像这样的长期下去,我实在 是忍不住了,老婆又不离婚,而她又有男人陪她睡觉。 晚上,我同她看着电视,不一会她就去洗澡,洗完澡後她穿着上次小老板送她 的那件睡衣,我很清楚的就能看到她的乳罩和三角内裤,实在是太性感了。我想我 今天不管如何一定要上她。 我也去洗澡去了,我还没有洗完时,小老板又到我家里来了,我洗完澡後赤着 上身,只穿着三角内裤进了客厅。 只见小老板早已同我老婆亲热起来了,她们相互的拥抱在一起接吻着。 我坐在了单人沙发上点燃了一支烟吸了起来,这时小老板对我老婆说「亲爱的 ,我们今天还是在沙发上做吧,给你的男人看看,他也是怪可怜的,这总比看都看 不到要好得多呀。」 这时,我老婆主动地把自己的睡衣扣子解开,好方便让小老板抚摸她的乳房。 我看见她的肉球好大,滑腻而且富具弹性。 小老板的手伸进我老婆的乳罩里搓呀搓,她的奶头就硬起来了。 接着小老板便摸她白嫩的大腿,摸到她的耻部。那儿有一件薄纱的三角内裤紧 紧地绷住她隆起的阴阜,他轻轻地在她两瓣肥肉中间凹下的地方划了划。小梅颤声 说道「被你这样一玩,我的内裤会弄湿的。不如我先把衣服脱下再让你玩好吗?」 小老板放开手,小梅从小老板的怀里站立起来,把她身上的睡衣、乳罩及三角 内裤一件一件地脱下来。最先显露的是她硕大的双乳,接着把内裤也脱下了,露出 一个浑圆的美臀。然後,她转身投向小老板的怀抱。这时,小梅一身细白嫩的肉体 ,已经一览无余地暴露在小老板和我的眼前。她小腹下的阴毛短而浓密。两瓣大阴 唇特别性感,上面白白净净地没有一根毛发,彷佛中间裂开的雪白馒头。 小老板同她亲吻着,我也坐在了她们的沙发上,搂着我老婆的脚抚摸。我感到 发出一股微微的幽香,她的脚是那麽白净细软,特别小巧玲珑,而且绵软细嫩,柔 若无骨。 这时候我老婆将她的脚退了回去说「混蛋,你凭什麽要摸我的脚」我说:「求 求你们好了,我们还没有离婚呀,小老板,你就让我摸摸我的老婆吧」。 这时候她们停止了接吻,小老板说「只要你乖乖的听我们的话,让你摸摸也可 以,我们叫你做什麽你就做什麽」小梅又说「窝囊货,你跪在我们面前求我们好了 。」 我急忙的把茶几搬开,跪在了她们的面前说「我求求小老板、求求老婆让我抚 摸我老婆的脚好吗?」小老板又说「不,你还要抚摸我,舔我们的脚和下面。」我 回答道:「是,我为你们服务。」她们又开始了做爱。我老婆手抚摸着小老板的胸 肌,小老板继续的抚摸我老婆的阴户,把她逗得阴户都湿润了,我跪在我老婆的大 腿中间舔着她的大腿和小老板的手指,这时小老板很冲动,便把我老婆抱到卧室里 的床上去。 小老板把她放在床沿,小梅自觉地把两条白嫩的粉腿分开,高高的举起来,摆\\r 正了姿势,让她那可爱的肉洞毫无遮掩地呈露在小老板的眼前。 小老板对我说「你来脱下我的内裤,让我插你的老婆,我要你将我的鸡巴对准 你老婆的阴道插进去。」我上去脱掉了他的内裤,他赤裸的站在我老婆双腿的中间 ,我握住小老板粗硬的阴茎插入了我老婆滋润的阴道。小梅轻轻地哼了一声,阴唇 紧紧地把小老板的鸡巴吸住,小老板没有立刻抽送,先享受一下阴茎让小梅的嫩肉 包围着的乐趣。我很长时间没有看到我老婆那不仅样貌端正,身材也很标致,苗条 细腰之上的酥胸,偏偏挂着两座羊脂白玉般的大乳房。修长的玉腿尽处,夹住一个 芳草凄凄的津津肉洞。而我也已经好久没有接近过女色了,面对这诱人的胴体,也 觉得很喉急。 我用舌头舔着她那茸毛中的肉缝和小老板的鸡巴,觉得已经湿润了。我又握着 小梅的小脚抚摸,看着小老板他那坚硬无比的肉棍往我老婆那毛茸茸的洞眼直戳下 去。 我听见她们俩人交合的地方传出轻微的「渍」一声。我老婆张了张小嘴,没有 叫出声来。 我眼见到我老婆晶莹白晰的肉体正在被小老板粗硬的大阴茎抽插的动人场面, 他插入时,小梅的阴唇也随之陷入,俩人乌黑的阴毛混成一片。而拔出时,我老婆 的阴唇也被翻出来,看见了鲜红的嫩肉。 小梅的手儿紧紧地抓住床单脸红眼湿,白里泛红的酥胸急促地起伏着,阴道里 淫液浪汁横溢。 这时我见小老板加快速度继续抽送了一会,也「卜」「卜」地射精了,他离开 我老婆的肉体时,她嫩白的大腿还在抽搐,脸上的表情如痴如醉。 她俩躺在床上把双腿张开,我开始用舌头舔小老板射在我老婆阴道里流出来的 精液,我舔着她的阴唇和大腿中间,我舔乾净後又去舔小老板的鸡巴,他的鸡巴已 经是软软的了,上面还留着我老婆的淫水和他自己的精液。 这时小老板重新睡在了枕头上说「小梅,你上来。」他将手伸直,我老婆就将 头睡在他的手上。 小老板点燃了两支香烟给了小梅一支说「我们该好好的休息一下了,让你的男 人来为我们舔脚。」她俩张着双腿,小老板的另一支手抚摸在我老婆的乳房上,我 老婆的一支手也揉搓着小老板的鸡巴。 我跪在她们的脚前,用手揉搓着她们的脚指和脚掌,小梅将一支脚伸到我的嘴 边说「窝囊货,你舔,你吻呀。哈——」我张开我的嘴把她的大脚指伸到了我的嘴 里,我的舌头吸着她的脚指头,双手抱紧她的脚抚摸,然後将她的脚指退出,用舌 头舔她的脚底。 我老婆兴奋的说「窝囊货,你舔得我好舒服,你快给我的主人也舔舔脚吧。」 接下来我就只好为她的主人小老板舔脚了。 更惨的是,每次我老婆被小老板在家里玩弄完了以後,都要拿我出出气,或罚 跪整个晚上,或被鞭打一顿,或整夜的给她舔脚,不狠狠地被打骂作贱一番,绝不 罢休。 这天,女秘书小玲打电话叫我第二天到公司去侍候总经理丽丽。第二天,我如 期去了公司。可是我看到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 我轻轻的推开总经理丽丽办公室的门进去,哗,里面是一个很大的办公室,落 地玻璃可以看到无敌海景。一个高大的女人站在窗子边,百页窗是开着的,按照昨 天的吩咐我随手关了门。来到厅堂,我竟然看到昨天还趾高气扬的冷傲的女秘书跪 在我平时的位置给总经理丽丽擦鞋。丽丽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单身女强人,但是却风 韵不减,高高的个子,丰满的身材,一副高高在上神圣不可侵犯的样子,令人望而 生畏。他们公司的人私下里都称呼她〝傲慢女王〝。丽丽接听着电话,用眼神看了 看她的咖啡杯,我赶忙给丽丽冲咖啡。丽丽的女秘书,跪在办公台下,屁股撅的很 高,高跟鞋的鞋跟平平的伸出来。在女秘书超短的裙子下面,我已经能看到她的白 色内裤了。可是她顾不上这些,她在用心的为丽丽擦鞋。 我给丽丽恭恭敬敬的端上了咖啡。可是丽丽站起来,来到了窗边,欣赏着下面 的风景。女秘书赶紧钻出来,跪着爬到丽丽脚下,继续为丽丽擦鞋。 「跪下爬过来」丽丽是在叫我。我赶紧跪下,来到丽丽脚下,接过了女秘书手 中的丝巾。 「舔」丽丽命令我。於是我低下头开始舔丽丽的皮鞋。而女秘书好像训练有素 ,她乖乖的扒在丽丽高跷的屁股上,大口大口的闻着,我能听到她长长的呼吸声。 我偷偷向上面看去,丽丽的手按着女秘书的头,屁股用力挤压她的口鼻。女秘书一 声也不敢吭,双手在空中乱抓着。 我不再看她们,用心舔丽丽的高跟鞋,这时又来了一个电话。丽丽走到沙发前 坐了下来听电话,我们赶紧爬过去。女秘书跪在丽丽的腿旁边开始给丽丽捶腿,而 丽丽翘起了二郎腿。她把鞋底在我脸上踩了一下,我会意了。开始舔丽丽的鞋底。 丽丽和电话里的人说了很长时间,我注意到丽丽的话很谦逊,略微有些诧异。 「嘻——主人你真爱说笑,奴婢我乖乖地,怎麽敢不听主人的话呢?是,是, 主人,奴婢已经让周成去办了,应该不会误了主人的好事的。」 後来我才知道,电话是在台湾的朱董打来的。 说完电话,丽丽对女秘书说: 「把鞋给我脱了」。女秘书双手捧着丽丽的脚把高跟鞋小心的脱下来,丽丽把 脚踩到了我的头上。 「闻」丽丽命令女秘书,冷傲年轻的女秘书乖乖的把脸埋了进去,我看到她的 胸脯剧烈的起伏。 「好闻吗?」丽丽冷冷的道。 「好闻。请让我多闻两下。」 「哼哼。好闻?!你个骚货,竟然给董事长卖骚。你给我好好闻。」 「不敢。女主人。我最爱闻女主人的鞋了。」 「哼哼,是吗?给我钻进来。」丽丽说着打开了大腿,我看到了丽丽的黑色内 裤。还有内裤边缘露出来的丝丝黑毛。 女秘书忧郁了一下,但丽丽神情自若,躺在沙发上,汗臭的脚踩着我的头。女 秘书果然还是钻进了丽丽的黑色一步裙。 「骚货。想给董事长卖骚,先好好伺候伺候我。」说着丽丽夹紧了女秘书的头 ,哼哼冷笑着。 「女秘书显然是在为丽丽口交,她的屁股翘的老高,正对着我的脑袋。 「用力舔」丽丽揪着女秘书的一头长发说着。 我看到女秘书的头一拱一拱的,像一头觅食的狗。 而我的脸就对着女秘书的屁股,我已经性慾勃发了,我伸出舌头去舔女秘书暴 露在外面的内裤,发现女秘书的下面已经湿了。女秘书舔了一会,丽丽站了起来, 提着女秘书的头把她拽到了屁股上。「现在钻进来舔我的屁眼」。 女秘书无奈,她把脑袋从後面向一步裙里面钻,可是丽丽的腿合在一起,她钻 不进去。 「求我」丽丽命令到。 女秘书犹豫了一下,看看我。低声说道「求求女主人。。让我。。让我。。舔 你的屁眼」 「啪」的一声,丽丽会手给了女秘书一个响亮的耳光。 「再说一遍。」 「求求女主人让我为你舔屁眼吧。」女秘书的声音稍微大了一些。 「啪」又是一记耳光,「贱货,舔我屁眼的贱货还想勾引董事长?哈哈。」 「不敢,女主人,奴婢我只配舔你的屁眼。」 「舔。」丽丽下命令了。女秘书小心的撩起丽丽的短裙,露出了丽丽黑色的内 裤和吊袜带。 「你过来给我口交。」丽丽抓着我的头发把我拽了过去。 於是我和女秘书一前一後用舌头为丽丽服务着。 丽丽的性慾非常持久,淫水流了我一脸还是没有到高潮。但她一把拽开了我的 脑袋,对女秘书说「过来。」 「你现在去舔我的屁眼。」我跪着爬到丽丽的屁股後面,一股腥臭冲着我的鼻 子,我发现丽丽的屁眼上竟然长满了浓密的黑毛。「给我用心的清洁肛毛」丽丽对 我说。我把丽丽充满光泽的肛毛含在嘴里,小心的吸吮。而这时我感到前面女秘书 的头剧烈晃动起来。 「哈哈哈。喝了它。」 我偷偷一看,发现女秘书的脑袋湿淋淋一片,显然丽丽把尿尿在了女秘书脸上 。 发现我停止了工作,女秘书回身给我了一巴掌。我赶紧继续吸吮丽丽屁眼上的 毛。而我听见丽丽命令到。 「地上的舔乾净。。贱货,鞋上的也舔了。」 这个早上女秘书闻了丽丽的鞋,吃了丽丽的淫水,我舔了女秘书的内裤,女秘 书舔了丽丽的屁眼,我也舔了丽丽的屁眼,女秘书还喝了丽丽的尿,还舔乾净了地 板上的尿液。 这时,大办公台上的通话器响了,「丽丽小姐,周成向你报告来了。」 「叫他进来。」 「报告丽丽小姐!」 「进来!」 只见一个和我差不多高大,35岁左右的男人惊慌的走了进来。丽丽叉着腰, 问那个男人「怎麽样?」男人看了看我,好像欲言又止。 「说!」丽丽发出威严的命令。 「丽丽小姐,我,我还没把那妞搞上。」 「什麽?」只见她快步走上前去,啪啪就是几个耳光,打的哪个男人东倒西歪 。「我养你们干什麽吃的?蠢猪!啊!朱董马上就要从台湾来了,他就想要那妞, 你竟然到现在还没有把她搞上?我怎麽向朱董交代呢?我不被朱董打骂死了才怪呢 。」丽丽左手扯着他的头发,右手连连十几个耳光,我在旁边看呆了,这是个什麽 公司啊?丽丽又高大又强壮,这个男人在她手里就像只小鸡,根本不是她的对手, 毫无还手之力。 「贱货,你们这些臭男人,我今天要插死你。」 「丽丽小姐,看在我跟你了那麽多年的分上,饶了我吧。」哪个男人抱着她的 大腿哀求道。 「贱货,我今天就要在这个新来的小靓仔面前插死你,你要好好的看着,我是 怎麽统治男人的!」丽丽看者我,她现在就像是一头母豹,她的长发散乱的披撒在 她漂亮而妖艳的脸庞上。丽丽面对着我,「小弟弟,我要让你开开眼界。」 说着,大声的对哪个男人说「把我的家夥拿来!」 丽丽走到我的後面,用她高耸的双乳顶着我的头,一股醉人的香水味飘过来, 她的双手摸着我的前胸,因为她太高了要低下头,长发披散在我的脸上,吻着我的 耳朵,充满挑逗的说「小弟弟,我知道你刚才看呆了,没想到我这麽漂亮的女人会 这麽凶,」她继续的吻着我,我很久没有碰过女人了,这下我的下体已经硬了起来 ,「因为我比你们男人都要高大强壮,注定了我是统治你们男人的女人,知道吗? 」说到这,丽丽一把把我推开,刚才的温柔换成了粗暴,真是个女魔啊! 哪个男人拿了一个大大的橡胶假阴茎,放在了台上。 「你们,把衣服给我脱了!」丽丽厉声命令。 在这个凶恶的女人面前,我们根本不敢违抗,我想,哪怕我们两个男人也不是 她的对手,只好乖乖服从。 丽丽点了一根万宝路香烟,查着腰,看我脱完衣服,在我身边转了一圈,不屑 的说「看你这麽瘦,鸡吧也这麽小,要是插你还不把你给插死。」我从来没有想到 过女人会对男人这样说话,这样的话本应是男人对女人说的,「小弟弟,没看过本 小姐的身体吧。」说着,这个妖艳的女人就在我们男人面前,肆无忌惮解下了领带 ,衬衣,和短裙。我害羞的低下了头,「把头抬起来!看者我!」我抬起头,见丽 丽叉着腰,头发向後一扬,「说,我漂亮吗?」 「漂亮。」 丽丽脱下吊带裙,里面没有乳罩,只在乳头上贴了两片乳首贴,看上去好像没 有乳头一样,但两个乳房很饱满,也很坚挺,绣花丁字裤小的不能再小,已经夹在 阴唇中间,阴毛染成金黄色的,白色哩士吊袜带更显性感,我们看得目瞪口呆。 现在丽丽赤身裸体的站在我们面前,这是个何等漂亮高大而修长的女人啊。身 高足有1。70米,体重也有110斤吧,30多岁的女人,高耸的乳房一点都没有下 垂,她的大腿性感修长。 「看到了吗,我是比你们男人更厉害的女人」 说着,丽丽穿上了硕大的假鸡吧,「看着,我是怎样插男人的」丽丽走过去, 一个巴掌扇过去,「给我趴下,屁股翘起来,让我的鸡吧好进去。」我在旁边大气 都不敢出,看着丽丽象男人一样把她的鸡吧塞进了哪个男人的屁眼,男人发出杀猪 般的嚎叫,两只手拚命的在地上爬,想逃脱,但丽丽有力的双手抱紧他的腰,男人 越是反抗,丽丽好象越兴奋,开始了她疯狂的强奸,她的鸡吧快速的在他屁眼进出 ,丽丽的腰力比男人的还要厉害,随着节奏,丽丽两只大乳房也在我眼前蹦跳着, 她疯狂的摇摆她的长发,「小弟弟,没见过我这样的女人吧,我等一下要插你的鸡 吧。」这是什麽场景啊?弱小的男人被凶残的女人玩弄,狂插!丽丽好像不知疲倦 ,把男人翻过来,抱着他的双脚在肩膀,这样她的鸡吧可以更深入,男人已经没什 麽力气反抗了,任由丽丽狂插,因为丽丽高大,插他的时候,她的乳房刚好打在男 人的脸上。 「嘻嘻——真爽,呵——好痛快呵!。」丽丽已经插得香汗淋漓。 「男人都是给我插的,我是统治你们男人的女人,知道吗?!」丽丽一边插, 一边打她跨下的男人。她真是一个凶残,狂暴,不可一世的女人,在这样的女人面 前你不得不屈服於她的淫威。丽丽在插那男人时,女秘书坐在办公桌上翘起二郎腿 叫我给她舔着脚,自己也自摸起来,不由自主地发出舒服的呻吟声。丽丽一见大怒 ,把周成推倒在地上,走到女秘书面前大声喝道:〝贱货!在姑奶奶面前,还有你 享受叫人舔脚的份吗?好大的胆子!跪下〝 女秘书马上吓得浑身发抖,不自觉跪下来求饶。 〝爬过来〝,女秘书按照指示在地上爬来爬去,最後,她要女秘书跪在她面前 ,把脚翘着二郎腿,让女秘书舔脚。女秘书连鞋带脚〈其实是丝袜﹚舔起来,鞋子 还比较新,是牛皮的,还有淡淡的皮革味,女秘书把十六公分长的细跟含在嘴里吮 着。 〝好了,躺下。〝女秘书便躺在地上,她用鞋尖和脚趾弄着女秘书的阴部,女 秘书早已兴奋得水流不止,突然,她把鞋跟插入女秘书的阴道,鞋底揉弄着阴蒂, 鞋跟在里面搅动阴道,这还不够,她把两个鞋跟都插进去,用力在扩阴,女秘书忍 不住叫出声来,她也很享受。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停下来,叫女秘书站起来,又 要干什麽呢?丽丽脱下她的丝袜,把女秘书的双臂在背後紧紧绑住,手铐在前边紧 紧锁着双手,女秘书的胳膊已经无法动弹,丽丽已经一丝不挂,坐在女秘书旁边往 自己身上滴蜡,偶尔也往女秘书身上滴几滴,又倒了一些在女秘书的阴部,女秘书 痛得淫水直流,丽丽也兴奋得在自己乳房上滴蜡,直到两个乳房象苹果一样红得发 亮。丽丽从她的手提袋拿出一只不锈钢阳具,插到自己的阴道来回抽动,并不断收 集流出来得淫液放在烟灰缸里面,也不知过了多久,烟灰缸里面收集了大约半缸的 淫液,她用手指在里面抹了一下,用嘴尝了尝,感觉好像挺满意,於是走到女秘书 身边,倒在女秘书的嘴里,又咸又腥,一种怪怪的味道,但好像有催情作用,女秘 书又一阵兴奋地流淌。丽丽看着女秘书,使劲揉搓着自己的乳房,奇怪的是乳头好 像有乳汁流出来,丽丽要女秘书吃她的奶,女秘书用力吸吮着,果然可以吸出不少 奶水,感觉好像回到婴儿时代在妈妈怀里吃奶一样,女秘书用力不停的吸吮着,不 过女秘书确实也很饿了,正好填肚子,她兴奋地用手在女秘书的身上掐来拧去,嘴 里发出呻吟声,女秘书又渴又饿,吃了一边又吃另一边,吸吮的同时,用力咬她的 乳头,她更加兴奋,呻吟声也变得越来越大。 这样的一个上午让我彻底变化了,我相信了很多原来不相信的事情。

上一篇:亲眼看老婆被轮奸 下一篇:强奸女高中生之超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