姊欸01~06

(1) 小伟是小我三岁的弟弟,他是个在都市长大的土小孩,很爱跟他那票从小玩 到大的朋友跑来跑去,打球的时间比打电脑的时间来得长,流着汗笑起来很憨很 可爱。 「吼唷!我们约好要斗牛啦!姊欸──!」 「不行,说过星期六念完书才可以玩。你不回家爸妈都会生气喔。」 虽然很可爱,但是脑筋有够差,每次回家作业不是爸妈就是我这个姊姊帮他 看,考前与假日我还得替他恶补一番。 「都是你啦,我今天本来要打倒我们队的劲敌说,阿祥还借我们球衣……」 「谁叫你书没读完就偷熘,今天的数学只有几页,认真用功一下再去看朋友 打吧。」 对于运动则是很投入但只有普通水平,不管打什么球,他们班上的阿祥都是 第一名,小伟就很活泼地在第N名之间到处跑。 「姊欸的一下跟大家不一样啦,到时他们就打完了……」 「干嘛,你就这么想去喔?好啊,你去啊,反正你不需要我帮嘛,去打你的 球呀。」 尽管如此,这样的小伟仍然是我们家独一无二的宝贝。 「算……算了啦,我跟你回去……姊欸,等等啦,不要生气啦!」 「你不是最喜欢打球,去啊,干嘛理我,去跟那些臭男生一起玩啊!」 不管是小五那个爱打球的小伟── 「我不打了啦,我跟你回去……而且打球是第二喜欢……」 「怎样,一下吵着要打,一下又不打了,很奇怪耶!欸,你干嘛跟我保持距 离?不想认你姊就是了?」 还是今年升上国一、稍微有点成熟的小伟── 「姊欸又比我早回来喔,我今天做值日生快累死了,可不可以不要补习…… 好啦,我知道啦,做就做……」 「知道就好。也不晓得是谁脑袋太笨,要人家一直教才听得懂。啊,妈回来 了,去帮妈提菜,然后到冰箱拿红茶给我。怎样?再看就踹过去喔!」 都是个听话好欺负、却又没有我就不行的小傻蛋。 § 自从小伟上国中,我跟爸妈谈妥每晚固定帮他补习两个钟头,如果功课和复 习都没问题了,多馀时间就带他读课外读物;爸妈很精明地按照政府公布的最低 时薪发给我两个小时的薪水,然后以我上高中为由减少零用钱,实际上只比国中 多拿几十块钱而已。 国中课程大致上都是些上课有听就不会有问题的内容,稍微难一点的应该是 英语、生物和理化,不过小伟可是笨到连背科都如临大敌。他的坏习惯是只要听 到各种不同的背法就会每招都拿来试,最后自己搞昏头都搞不懂为何背不起来。 而我给他做的解套很简单:盯着他不让他背那些会扰乱他的口诀,背科就土法炼 钢,其它的就反覆教到他懂为止。 「铁钴镍然后什么?你刚刚写了十遍的是什么?」 「呃……碳?不对,应该是……锌?」 「不对,你自己背背看,五个字,铁钴镍、铁钴镍,开始。」 「铁钴镍、铁钴镍、铁钴镍……啊我搞错了,不是镍啦,是铁钴铜锂锌!」 「……你是欠踹是不是。铁钴镍铜锌,再写十遍!」 「又要写喔,笔划很多很烦欸!」 「谁叫你还没背熟。铁钴可以画圈圈,其它给我乖乖一笔一笔写,敢潦草要 你好看。」 「好啦!铁钴铜锂锌、铁钴……」 「铁钴镍铜锌!」 「啊对,铁钴……镍铜锌,铁钴镍铜锌、铁钴镍铜锌……」 通常在带背科时我自己也会背背单字片语,因为念出来会干扰到小伟用功, 于是从国中开始就练就一身默背的功力。高中老师会教我们很多有趣的偏方,不 过这些东西大概一辈子和小伟无缘,况且他虽然几乎每天都很乖给我带,我知道 他对念书没什么兴趣其实也不适合念书,就把每场考试当成短期作战来教,考完 忘光光也无所谓。 「姊欸,写好了,这次没问题,来吧!」 「嗯。从前面开始,钪字头。」 「……钪?」 我无言将罚写簿往前推,对那张斗志迅速萎缩一半的傻脸说: 「钪钛钒铬锰,十遍。」 「又要写!」 「嗯。」 「姊欸……」 「快写。」 「姊欸──!」 「撒娇也没用,林笨伟。」 其他人都可以,小伟唯独不喜欢我骂他笨,他曾说过因为是我从他小三就一 直教到大,如果我骂他笨就好像是要放弃他似的。所以每当我一叫他林笨伟,他 就知道事情大条了,就算是硬逼也要逼自己克服念书遇到的瓶颈。 这招就好像必杀技,抓对时机放会让我超有成就感,时机错了至少那个笨瓜 还是会超有成就感。 「钪钛钒铬锰铁钴镍铜锌!」 「照我划的组别来念。」 「钪钛钒铬锰、铁钴镍铜锌!」 「小伟,二十五乘十五多少?用心算。」 「蛤……五二十、五五二十五……下面是二十五加一个零……一二五加二五 零,三七五!」 「嗯,再来背一次刚刚写的。」 「钪钛钒铬锰、铁钴镍铜锌!嘿嘿,姊欸这一招用太多次了啦,我早就记熟 了!」 「是吗恭喜你啊。再来是钇锆铌钼鎝、钌铑钯银铬,背好叫我。」 「咦,姊欸你说错了喔,是镉。」 「啊?」 「你看这边写的,是镉,歌鹅镉,你念成铬。」 「我本来就念镉,自己听错。」 「哪有,我耳朵很好好吗,姊欸念错不承认!」 「自己听错。」 「自己念错!」 「听错。」 「念错!」 「柯盎钪,钪字头开始。」 「钪!钪……呃……咦?什么来着……」 「罚写十遍。」 「吼!你故意的!」 你的脑袋才是故意那么呆的吧──想想有点伤人,还是住嘴背我的单字好了 。 几个十遍过去,小伟总算是把这几个元素背得磙瓜烂熟。他得意洋洋地要我 多考他几次,还指名要像刚才先抛假问题、再问真问题的突袭问法,结果全部过 关,为姊的真是感动到无以复加啊。 「只剩二十分钟,今天就这样吧。小卡拿去,睡前多背几次。」 「好喔!」 「数学早上到学校再看一遍,每题我都有写算式,不理解的就问同学。」 「好喔!」 「画三角形的是我觉得老师会考的,你要优先……干嘛在那边笑咪咪?」 「姊欸你先说完啊!」 「……画三角形可能会考,优先弄懂这些题目的算式。万一真的、真的问人 也听不懂,你就把算式背起来,然后数字换成题目给的去算。」 「好喔!」 「只会好好好,到底有没有听懂?」 「有喔!姊欸说的我都会听进去啊!」 「真的喔?乙三声钇。」 「钇锆铌钼鎝、钌铑钯银镉!」 「嗯,肯努力就没问题了,东西收一收,我要去洗……」 「姊欸──!」 小伟突然揪住我的制服袖口,坐在书桌前对我露出可爱到过分的笑容,一脸 就像在期待奖励的模样。 瞬间明白他在想什么的我,则回以有点苦恼的表情。 「还有二十分钟,保险一点算十五分钟,我想要姊欸陪我!」 「可是时间有点晚,我想赶快洗一洗睡觉……」 「拜托嘛!我今天这么认真耶!」 「……」 「这次不会很久的!十五……十分钟就好!」 「……」 「姊欸──好嘛!姊欸──」 「铁钴。」 「镍铜锌!」 「……好吧,看在你真的很努力的份上。」 「喔耶!姊欸你最好了!」 与其说我好,其实只是单纯在内心衡量一番后所做的妥协罢了。 小伟很快就把桌上的东西收拾好、从抽屉拿出一本小说摊开来放到桌上,然 后自个儿在那边坐立难安。等我抱着薄毯到书桌前、帮故意坐正的他大腿到膝盖 整个盖住,他才放松了身体好等我就定位。 我习惯性看了下房门,确认没有问题,就在小伟右腿外侧蹲下,擡头看了他 一眼。 「姊欸……」 他充满纯粹期待的表现方式,就是语气轻柔到让人觉得他很可爱。不过这个 世界上大概只有我会傻傻地中招吧。 看着他、知道待会要做的事情,害我也脸红了。不想再被他扰乱,于是我赶 紧将右手伸进毯内,故作严厉地命令道: 「不准看这边,眼睛闭起来。」 「好喔。」 「开始啰?」 小伟闭紧双眼,很快地点了几下头。 我一边盯着他闭眼的脸,一边动着右手往他双腿内侧的交会点前进,碰到了 个既热又干黏、以略慢频率抖动着的东西,那是小伟的阴茎。我调整蹲姿以便握 住小伟的那话儿,听着他仅仅是被碰触就发出细微的舒服声,心头漾起些许的痒 。 姆指和食指圈起的内侧传来小伟阴茎前端那有点厚的包皮触感,我轻轻往下 握到底,就绪后便套弄起那根约莫只比中指要宽一些的包茎肉棒。 温热的阴茎在手里亢奋颤动的触感,犹如涟漪般一阵一阵地吹向我的心岸。 干燥与干黏以瑟缩于包皮内的龟头环为界缐,后段干燥好摸,前端就黏黏的 ,可能是尿尿没清干净吧。 摸了二十多快三十下,小伟就受不了了,低声求我慢一点。我注视着他的侧 脸,见他乖巧地没有偷看,就让他那话儿休息一下,然后放慢速度轻轻套弄。 「姊欸,好爽喔……」 傻瓜,又不是第一次帮你弄,我当然知道你现在很爽。要不是一再放慢动作 ,你早就既不甘心又很享受地到了吧。 可惜有些话只敢在心里说,实际脱口而出的只有小伟听到耳朵都快长茧的警 告。 「你要是敢偷看,我马上把你弄到喔。」 「我、我没有看啦,啊……慢一点……对,然后握轻一点……姊欸,这样弄 好爽喔!」 小伟那根热唿唿的肉棒开始发出滋、滋、滋的水声,已经有些分泌物聚在龟 头和包皮间,每次套弄都奏出含蓄的声音。当他的生理与心理反应交错共鸣,我 的脸也随之越来越烫,不可思议的奇妙感觉使我忍不住兴奋。 那感觉就是──我在帮小伟打手枪的实感。而这股感觉其实一直到最近才出 现的,确切的时间点是小伟的下体开始流出精液,以及他的性慾旺盛到超越我的 那时候。我想这是因为此刻正在对小伟做的动作才符合我对性行为的认知,像是 象徵高潮的射精、代表成熟的阴毛,还有小弟弟的尺寸。以前他还是小姆指的大 小,根本就不能握,只能用手指夹住磨蹭;现在稍微长大了,从小姆指变成中指 ,说不定还会再继续长呢。 也因为这股实感闯进心头作祟,最近摸他那儿总会让我胡思乱想,我得小心 别犯了自己当初立下的规定:我们只能像这样在有掩护的情况下帮彼此弄,不能 再做更多了。 「姊欸,你在想事情喔?」 「啊?」 「觉得你有点不专心,动得好慢喔。」 「这是给你喘口气,谁叫你那么敏感。」 「是这样吗,我还是觉得你在分心耶……啊,变快了……这样好,保持这样 ……」 一度减弱的水声再度恢复成清楚的音量,且比刚才更快了些,小伟舒服的呻 吟也出现得更频繁、拉得更长。 「姊欸……你要不要猜猜看,我在想什么当辅助?」 「敢想我你就死定了。」 「吼,干嘛这么凶……啊、啊啊……!握这么紧也好爽喔……!」 其实我猜他想的就是我,不过这种令人形象崩坏的话当然不能说出口。我捏 紧他那根活泼又烫手的肉棒,假装刚才心里没冒出一丝期待般问他: 「所以你在想啥?班上女生还是?」 「我、我不想被踹死,所以我想我们班的女生好了……呜啊!好痛!姊欸你 干嘛啊!」 「随便意淫同学,乱七八糟欠捏。」 「吼!我说实话会死掉,说谎话会被捏,姊欸过份……」 ……好像是有点意气用事,不过俗话说一个巴掌拍不响,小伟回答不能让我 满意就是欠捏。 处罚个三下完毕,小伟虽然嘴巴嚷嚷着过份,其实他的阴茎抖得格外厉害呢 。因此当我恢复到套弄动作时,非但没受到阻碍,小伟也很顺利进入状况。 体液量变得更多了。 本来滋、滋、滋的声音成了滋啾、滋咕、滋啾、滋咕,丰富化的水声中,右 手圈起的前端也开始被黏黏滑滑的淫水所浸湿。 小伟不再喃喃其它的话,只剩下越来越快的喘息,以及不时小声地喊出来的 「姊欸」。 从他眉头皱紧的程度、发出的声音以及右手实在感受到的热度与干燥度,我 确定他已经在培养发射情绪,而且很快就会施加暗示。 「唿……唿……姊欸,我快到了,帮我……啊!」 不用你说我也知道,这时候就要把那根完全硬挺的肉棒握紧、加快磨蹭,对 吧。 「姊欸……啊……呜……姊欸……!」 这孩子真是的,一到发射状态就不懂得掩饰了,叫得这么露骨……听得我怪 兴奋的。 我手越弄越顺,小伟既烫又硬的那话儿即将迎向临界点,这时他唿吸急促地 喊了句: 「姊欸……!我要听你声音……我要听你声音射!」 我发誓,我真的不知道事情为什么会变这样,因为当我临时搁置就要随小伟 一同爆发的满足感、受命在极为短暂的瞬间出声,只能随机抛出面对小伟产生的 下意识中众多的一句话,而那句话是…… 「铁!特依欸铁!」 「铁钴镍铜锌──!」 喊出元素周期表同时射精的小伟,事后心情复杂地跟他的姊欸闹了场只持续 一晚、确切来说是只到睡前两个小时的单方面冷战。 因为他的姊欸整晚笑得跟白痴一样……

上一篇:徐姐饶命:初识徐姐引+02 下一篇:欲女猎郎记0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