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又吻了好久,她这才发现我的大鸡巴还硬梆梆地插在她的小穴里, 又惊又佩地娇声道: 『啊!哥哥你﹍﹍还没泄精呐!都是妹妹不好 不能让哥哥爽快泄精嗯!妹妹现在又很累了, 不如﹍﹍嗯!对了,哥哥!你想不想插中年妇女的小穴?今天妹妹是和我妈妈一起来参加的 我爸爸已经死了五年了妈妈今年41岁,可看上去就象我的姐姐, 她很寂寞妹妹25岁了,我的丈夫床上的表现又很差, 所以妹妹带妈妈来这里散散心顺便来找人插妹妹的小穴, 谁知道刚开始就遇到哥哥这只大鸡巴插得妹妹舒服了。 哥哥!我把你介绍给妹妹的妈妈好不好?妈妈很美丽的, 比妹妹还丰满呢!妹妹跟我妈妈一起陪你好吗?嗯!哥哥的大鸡巴一定能让妹妹跟我妈妈都很舒服的 哥哥!我们去找我妈妈好吗听这骚浪的美女这么一说 我的大鸡巴不由得在她小穴里震得一阵抖动母女同淫一男, 真亏这小浪穴说得出来不过由她的话里,又觉得她是个孝顺的女儿, 连心爱的大鸡巴都愿意和她妈妈共享这么美的好差事, 我哪有不同意的道理?于是我便和这骚媚的小浪穴互拥着 一起到各处去寻找她妈妈。 我们找了好久,才在休息室里找到一位用两手掩着重要部位, 羞答答地低头缩在沙发最角落的丰满型美女我怀里小骚穴对我孥孥嘴, 暗示这个美女就是她的妈妈了我走向前去先和她打个招唿, 亲切地说道: 『夫人!你好吗?』她有些羞涩地回答我道: 『谢谢你﹍﹍你﹍﹍也好吗﹍﹍』只是她的两颊马上飞起两片红云 不好意思地垂下了头不敢正视着我。 我稍微倾向前去,想要拉她的玉手, 不料她却吓得魂飞魄散地惊叫道: 『不﹍﹍不要﹍﹍你﹍﹍不要﹍﹍过来﹍﹍』我愕然地望着她, 心里想怎会遇到一个如此害羞内向的女人小骚穴妹妹还说这是她妈妈, 怎么个性和她骚浪的女儿完全不同呢?眼前的美女 脸庞虽然被所戴的面罩盖住了无法看清楚全貌, 但由面罩下露出的一部份秀脸已可确定她一定长得娇艳美貌, 遮着胸前的玉手无法完全掩住的趐胸雪白圆嫩, 下体浑圆丰肥的臀部让人感到肉欲的诱惑。 这时站在一旁的小骚穴才走过来说道: 『妈妈!这位是﹍﹍嗯!是我刚刚认识的先生, 我﹍﹍我们刚才﹍﹍作爱过了他的大鸡巴插得我舒服极了, 妈妈!自从爸爸去世后你都没有另外再找男人, 现在我帮你找到了这个鸡巴粗壮的男人你就让他替你解除五年的寂寞嘛!他太强了, 我无法一个人满足他妈妈!我们一起和他作爱, 满足他也满足我们性欲的不满吧!』|那害羞的美女听了她的女儿这么说 娇靥的红云更是红透了耳根低垂粉颈,美丽的大眼睛瞟了我一眼, 顺势也瞟了一下我胯下的大鸡巴像是在估量它的长度和直径。 我趁机搂着她的蛇腰,手感既软又滑,她的娇躯像触电了似的颤抖了起来, 我再用另一手搂着小骚穴美女三人就朝俱乐部准备的小房间走去了。 一路上遇到的男人都用羡慕的眼光看着我搂着两个美女, 如果他们知道了这两个美女的身份还是亲生母女 不晓得还会有什么反应?大概会嫉妒我的艳福吧!我们选了一间靠花园的小房间 一进门我就迫不急待地紧抱着那害羞的美女, 将我火热的嘴唇印向她鲜红的艳唇上,她刚一惊地想要挣扎, 我已经把我的舌尖吐进她的小嘴里吸吻了起来, 这招还是刚刚在大厅里和她的女儿作爱时学会的呐!眼前的美女 本是久旱得不到滋润的花朵从她丈夫死去以后, 就再没受过异性的爱抚了此刻的她被我吻得心头直跳, 娇躯微扭感到甜蜜蜜地忍不住将她的小香舌勾着我的舌尖吸吮着, 整个丰满细柔的身躯已经偎入了我的怀里。 美人在抱,使我也禁不住这种诱惑,伸手去揉摸着她肥大浑圆的乳房, 只觉入手软绵绵的极富弹性顶端红嫩嫩的新剥鸡头肉, 充满了诱人的神秘我吻着揉着,弄得这原本害羞的美女娇脸含春, 媚眼像要入睡了似地半眯着鼻子里不停地哼着使人心醉的娇吟声。 我继续在她乳房上大作文章,五只手指捏揉按搓地不停玩弄着她胸前富有弹性的大奶子, 她虽已近中年但身裁并不比她还年轻的女儿差, 反而更增添了一份成熟的风韵丰满肉感的胴体, 细滑的肌肤嫩得几乎可以捏得出水,尤其她丰肥的趐胸, 比她已算是波霸的女儿还要大上一号真不愧是那位淫浪娇美的小骚穴的妈妈, 我就知道能生出那么美丽的女儿其母亲也不会太差的。 这时那小骚穴看我一直摸着她妈妈,还不急着干她, 靠近我们身边道: 『哥哥!我妈妈的乳房好肥吧!妹妹的奶子还没有妈妈的大呐!哥哥 你快给妈妈一次安慰吧!妈妈好可怜喔!我丈夫不行 才几个月妹妹就受不了爸爸死了五年,妈妈一定更痒的。 哦!对了,哥哥,这里没有外人,我们脱掉面罩好不好!妹妹想知道哥哥的姓名和地址, 将来好跟你连络以后就不再来这里了,只要哥哥做妹妹和妈妈的情夫就好了。 妹妹跟妈妈来这里以前很怕遇到不三不四的男人, 那就糟了这次是因为妹妹的一个朋友在这里当女侍, 对妹妹谈起这个俱乐部里面的情形妹妹的小浪穴也实在是痒极了, 想要来打野食现在遇到哥哥你这么伟大的鸡巴, 妹妹会永远爱你的等你插过妈妈以后,妹妹相信妈妈也会爱你的大鸡巴, 哥哥!好不好嘛?我们就脱掉面具互相认识嘛!嗯!』这小骚穴柔媚地对我大灌迷汤 要我答应她的要求我想了一下,插穴这事儿男人是不会吃亏的, 小骚穴已经结婚了不怕她来纠缠我,她妈妈又是个寡妇, 更没有问题。 于是我们三人脱掉面具,开诚布公地互道姓名, 原来小骚穴叫李丽珍她妈妈叫梅子,恰巧她们家就住在我家附近, 隔了大约三、四条街的距离将来不论是我去找她们, 或她们来我家找我都很方便。 三人这一谈开了,彼此之间更是没有了隔阂, 我亲热地叫小骚穴丽珍姐叫她妈妈梅子姐,但是小骚穴, 不!应该正名为丽珍姐却有意见她认为我应该叫她妹妹, 她愿意降格当妹妹而叫我哥哥,理由是她已经叫惯了我哥哥, 不想改口我也就由得她去,叫她丽珍妹妹我们三人笑闹了一阵子, 丽珍妹妹骚浪地急着想要上阵开打但是孝顺的她顾虑到梅子姐的需求, 愿意把头一阵让给她妈妈于是便把我推向梅子姐, 但是生性内向而很会害羞的梅子姐却双手紧抱着胸前肥嫩的双乳 两条粉腿紧紧地夹住阴毛丛生的小穴 小嘴里叫着: 『不要﹍﹍不要﹍﹍嘛﹍﹍』媚眼急得快要哭出来了, 我看梅子姐到这种地步了还是这么害羞地不敢和我作爱 知道她是为了天生的内向和女人的矜持何况我听丽珍妹妹讲她还不曾跟丈夫以外的男人接触过, 所以才会这么害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