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我来说是一次特殊的经历,让我非常难忘。 那是一次在工作之馀,我帮了一位大老板一点小忙, 老板姓胡是一个很豪爽的人,没有生意人一惯的精于算计那种劣根性, 我也是只是通过关系觉得他人挺实在,就帮了帮他, 没想到胡哥非常的热情,几次三番的打电话要请我吃饭, 我看盛情难却于是就答应了他。 饭是在刚记海鲜吃的,一行四人要了将近2000元的菜, 什么龙虾鱼翅、一应俱全我说胡哥你太客气了, 只是举手之劳 胡哥拍着我的肩膀说: 哥是诚心实意的想谢你, 你帮哥一个大忙说实话这事我找过你们局长, 他好家伙一开口就是五万,一点面子也不给, 说句实话五万块钱咱有没有,咱这么大生意, 不差这五万可是为这事,不值。 可是找到兄弟你,你二话没说就帮忙了,而且是通过你自己的关系, 没用公家搭啥就冲这个,哥敬佩你的为人,咱就是请自家兄弟吃顿饭, 你千万别客气你客气就是拿哥当外人。 我的心里也明白,找局长用五万块钱的事情, 找我用五千块钱就摆平了他胡老板何乐而不为呢, 况且他又交了我这个朋友如果我再客气就有些卷人家面子了。 于是酒桌间推杯换盏,酒过三巡、菜过五味, 我们四个都喝的差不多了那两个人一个是他们丰华集团主管副总, 另一个是财务处长。 这是一家俬企,*着政策这两年发了不少小财, 但是还是摆脱不了家族式的经营方式一切都是胡老板一个说了算。 用胡哥的话说: 没有外人。 吃饭完后,带着醉意,胡哥带我去了长春新开的一家KTV, 那是一家星级酒店的顶层装修豪华,服务一流。 说实话,长春的KTV我去过不少,什么量贩式, 钱柜呀、地中海之类的可是像这家档次这么高的我还是第一次来。 据说这里是长春最顶级的KTV,一进大厅我就感觉到了这里的与众不同。 胡哥选了一个中包,据服务员说这个包房的最低消费是988元, 好像两个人的小包还要588元我听了服务员的报价直咋舌头, 不过胡老板看起来是这里的常客进来的时候, 前台经理和他亲热的打着招唿。 说句实话,这种地方没人请我是不敢来的。 服务小姐的穿着非常的性感,她们清一色红色的旗袍, 边上的开*一直开到了腰这些服务员一个比一个长得漂亮, 长得水灵瞅的我的眼睛目不暇接的。 胡哥看我的样子乐了,兄弟,哥带你来开开眼, 你就尽情的玩儿包你舒服,嘿嘿。 说完向我眨了眨眼睛,不怀好意的笑着。 我就明白这里面一定有内容,说实话,我这个人的确花心, 可是烟花柳巷、洗浴桑拿这些地方我还从未去过 倒不是说我有多么正人君子只是我的确有贼心没贼胆, 一些过分的事情我从没有做过虽然号称情场浪子, 但是在这一方面我还是不敢轻易去尝试。 在我正纳闷的功夫,门开了,哗啦进来一批浓妆艳抹的漂亮妞, 打眼一看这些妞都是上乘姿色,或端庄、或楚楚动人、彷佛人间佳色齐聚于此。 看着她们的模样,我不禁有些心猿意马,胡哥似乎是这里的老主顾了, 挑完了几个妞挨排坐下之后, 又特意吩咐经理: 给这位小哥找一个盘靓的、年轻的、懂得疼人的, 经理三十多岁是个半老徐娘,出门没一会就领过来美貌女子, 这是我们的头牌叫娜娜。 然后叫她挨着我坐下。 这个时候服务员过来开酒,她们刷的一下子就跪在了茶几前面的埝子上, 我刚才正纳闷这些埝子摆着做什么用的现在一看原来是用来跪式服务的。 落座之后,这些小姐们就展开了媚功,一个比一个妖媚缠绵, 陆续开始了劝酒、唱歌。 而我则点了根香烟跟娜娜闲聊了起来。 通过聊天得知,像她们这样在这种高档KTV做小姐的也属于高档次的小姐了, 一般的小姐只三陪不出台,即便有出的,出一次台最低也要500, 而且是带出场并不会在这里交易。 于是我就问那你们的收入应该很多了,她说也不全是, 如果光陪酒也挣的很辛苦不比服务员多多少。 聊了一会天,有人唱歌,我们就开始跳舞,说句实话, 第一次去那种地方我真的有些紧张,不能够收放自如。 我很绅士的和她跳着舞,但是这足以能感觉到她身上散发出的芳香, 以及她穿的纱裙隐约透出来的诱人肌肤。 在跳舞的间隙,我能看到胡哥他们对小姐的动作, 他们是大胆的可以说不亚于一幅春宫图画,而且小姐也是放肆的大笑着, 做出种种媚态。 这样的话我和娜娜在其中就显得有些不合时宜。 我和娜娜对望了一下,不禁相视而笑,而她则温柔的把头埋进了我的怀里, 轻歌曼舞沐浴在昏暗灯灯光下我俩在角落里慢慢的踱着步子, 内心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在激荡着在那一刻, 我真的觉得那里是人间仙境想永享那一刻的快乐。 在内心深处我不禁赞叹: 有钱真的是很好, 可以享受豪华、感受奢侈难怪这个世界上人们为了金钱和权力绞尽脑汁, 尔虞我诈也难怪会有那么多的腐败官员相继落马, 红楼春色艳无边换了是我也盯不住啊。 我以前自以为活的潇洒,但是见到这些, 真是有些自感惭愧。 这温柔乡、富贵场岂是我等这凡夫俗子所能享用的啊, 芸芸众生真的是只能是各安天命了。 玩了大概两个多小时,我去了趟厕所,回来之后, 胡哥跟我说一切都安排好了,钱都已经付完。 让我跟娜娜走,我说那怎么行,胡哥说你听我的, 别糟蹋钱我都安排好了,哥就这一番心意,并再三的嘱咐娜娜一定要陪好我, 否则的话他改天来找她算帐。 说完以后,他们三个就各自拥簇着佳人下楼了。 曲终人散,我和娜娜下了楼,我说便宜你了, 你自己回去吧我走先了。 娜娜说: 站住。 胡哥说让我陪好你,你要走,可没那么容易, 我回头忽然看到一张清丽的脸庞,忽然有些不舍。 我看着她: 认识你很高兴,你服务的已经很好了, 有机会再见吧。 于是我欲转身上车。 「那怎么行,胡老板已经付完钱了,就得跟我走。 」娜娜走到我的面前拦住我,她的鼻尖差点碰到我的鼻子, 离的那么近我忽然发现娜娜的眼睛很美,而且里面流动着一种勾魂的魅力, 洁白的脸蛋眸似深潭,眼若流星。 怎么?难道你这么敬业啊,真的这么听胡哥的话?娜娜看着我抿嘴笑了, 没有回答。 她笑起来的样子蛮可爱,这时候,月光投射下来, 是弯弯的月牙儿 我的内心深处忽然涌起了张学友的一句歌词: 你笑的越无邪, 我就会爱你爱的更狂野。 忽然间觉得自己不应该如此胆怯,有什么怕的呢, 去就去!于是我们就上了出租车。 她住的地方并不远,打车五块钱就到了。 她住在一楼,是一套两室一厅三面朝阳的房子。 她说她是和另一个女孩合租的,一人住一间。 进了屋,我就往床上一趟,其实确切的说那不能说是床, 屋里面是地板那只是摆在地板上面的一张双人席梦思床埝子, 不过很宽大躺在上面有很舒服的感觉。 这时候,娜娜已经打来了热水,她用热毛巾投了, 帮我擦了脸和手什么的照顾得很周到,我说, 真是舒服啊有人服务就是不一样啊。 之后,她就出去洗漱了,过了好一会儿,我感觉有人在脱我的衣服, 我一激灵说你干吗,是娜娜,她说难道你要穿着衣服睡啊, 不一会儿我的身上就只剩下内裤了。 过了一会儿,一个柔软而光滑的身子就滑进了我的被窝。 由于酒喝了不少,这时候有些醒了,可还是有点迷煳, 头疼的厉害。 我就说,好妹子,你帮我按按头呗,我很疼的。 于是娜娜温柔的小手就上了我的额头,经她这么一按, 真的好多了我说着谢谢啊,伸手一摸,不经意的就触到了她光滑的肌肤, 天啊她是完全赤裸着的。 当时我的身体一下子就冲动起来,渐渐的,我的手开始不老实起来, 于是她在上面给我按头,我的手就在被窝里面摸她, 慢慢的几乎摸遍了她的全身摸着摸着,她的唿吸就急促起来, 我的手伸到小穴哇,已经湿透了,而且流的阴毛上面都是, 粘在我的手上滑滑的,这个时候她的双手已经支撑不住, 一下子就倒在了我的身上她的乳房很小巧,而且非常的坚挺, 乳头嫩红嫩红的乳晕很小,看起来很像是处女的乳房, 这让我很疑惑我猜想,即使她不是处女可能这方面的经验也并不多。 这个时候她已经开始寻找我的小弟弟准备坐下去, 我用手把小弟弟扶起来她一下子坐了下来,她的动作很轻柔, 一点点的动她的嫩穴很窄,紧紧的包裹着我的小弟弟, 藉着朦胧的月光我能看到她的身体非常的洁白, 犹如她不施粉黛的小脸蛋白,这就是让我心动的原因。 可是她太瘦了,彷佛我一用力就会把她的小胳膊小腿折断似的, 让我从心底生出一种怜惜。 她的动作一点也不熟练,动的很生硬,而且我发现她根本不会扭腰, 这怎么是做爱呢她彷佛是在幼儿园学骑木马, 我附耳告诉她我的想法她的脸憋得通红,使劲的捶我。 气氛一下子变的轻松起来,于是,她不再动作, 而是静静的趴在我的身上两腿仍半跪着骑着我, 只是上半身贴在我的身上这让我一下子感觉到那坚实的小乳房紧贴着我的肌肤, 我的体内一下子涌起一股冲动于是我把胯部抬起来, 两手把着她的屁股开始剧烈的动作起来,我的动作很勐很快, 她忍不住喊出声来是那样的销魂。 也许是喝酒太多累了的缘故,也许是她的小穴太紧, 或许是我已经很久没有做爱太兴奋的缘故总之, 我激烈的动作没有持续几分钟我就一下子射了, 在射的一刹那我忽然很舍不得,都已经软了, 我还不想出来仍然抱着她的屁股动啊动的。 看得出,娜娜也很兴奋,脸泛着潮红,又一次把头贴在了我的怀里。 完事了之后,我问有烟么,她说没有,我说我看你抽烟的样子很熟练啊怎么会没有烟, 她说我在家从不抽烟。 我告诉她我的衣服兜里面有,她跑过去拿了来, 帮我点上。 我深吸了一口,问她,你不是不出台的么?今天怎么……她把头贴在我胸脯上听着我的心跳, 幽幽的说是啊,也不知道为什么,也许你是个例外吧, 今天晚上我总感觉你和那些来的客人不一样从始自终, 你都没有碰我一下你,你有点像我的哥哥。 我不知道她说的话是真是假,不过我能感觉得到, 她的性经验并不是很丰富而且刚才在做爱的时候, 我们没有带套。 想到这里我禁不住心里一激灵。 我问她,那你经常带客人回来么?不,没有没有, 绝对没有你是第一个,真的。 她说话忽然很认真的样子: 你不相信我么?哦, 我信你别紧张,我随便问问的。 你多大啊?19,哦,那你是哪年生的啊?86年。 我的身体禁不住又是一个激灵。 你那是19么?不是才18么。 在我们家那边就是19了。 聊到这里,我才发现在我身上的这个小姑娘居然年龄如此的小, 让我禁不住从心地生出一份怜爱。 俗话说: 十八的姑娘一朵花,这话没错。 娜娜的确是一个水灵灵的小姑娘,犹如一支迎春花, 静静的绽放着她的美丽却让人看着都不忍心去采摘。 可没有想到的是,在今天晚上我不仅摘了这朵花, 而且还摘了不止一次。 我没有再继续问她的身世,或许又是一部血泪史, 而且会感人泪下可是我不是慈善家,我不能够拯救她于水火, 我只能和她有片刻的欢娱在彼此的身体里留下片刻的温存, 即使是万分不舍那也只能说是一种无奈。 聊了一会,渐渐的我们的身体又都微热起来, 娜娜的小嘴渐渐的游弋到我的下面一下子含住了我的小弟弟。 她忘情而温柔的吸允着,我的小弟弟也由柔软变得坚硬, 然后我又一次进入了她的身体,这距离上一次已经是近一个小时之后了, 这一次的我坚铤而有力而且花样翻新,娜娜的喊声也较上次激烈的多, 这一次我的时间挺了很久直到娜娜喊不行了我才结束。 然后,她紧紧的搂着我双双睡去。 第二天一早,当我们醒来的时候,阳光已经撒满了屋里。 娜娜仍然躺在我的怀里,我的酒劲早已经过去, 我匆匆忙忙的起来准备穿衣服娜娜紧紧的抱着我不让我动。 我回头看着她: 你不会爱上我了吧?她理了理头发, 幽怨的看着我: 怎么会呢我只是……挺……喜欢你的, 再说了我们之间……也不可能啊。 我其实明白她的意思,可是我却不能给她什么, 什么也没有 我只是说: 好啊,我也喜欢你, 可是我得走了。 我穿好衣服,点了一支烟,握了一下娜娜的手, 那双手洁白而柔软让我有丝丝的依恋。 我从娜娜的房间里出来正准备走,另一个房间的门正巧开了, 一个染着黄色头发的标致女子穿着睡衣从里面走出来 她看到我啊了一声,显得很吃惊,我微笑了一下说美女你好, 她随即回过味来笑眯眯的说,哦,帅哥,吃个饭再走吧, 早餐有豆腐脑吃哦。 她故意的把豆腐两个字说得很重,还向我抛了一个媚眼, 样子风骚至极。 我说下次吧,好东西怎么会一次吃完呢。 然后就开始穿鞋,这时候娜娜从屋里面出来, 甜甜的说哥,我会想你的,希望你有空常来看看妹妹哦。 我说一定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