堕落学园第四章禁忌。

大家屏息注视。 灰田倒在椅子上。 在圣美最受凌辱时就是灰田最松懈的时候。 明若有勇气,应有可能把他的枪给抢走。 此时灰田的危险意识已降低,他疲倦地坐着。 「阿明、给你了,我不行了!」 知香为了讨灰田的欢心, 不断色诱明。 「啊、我还不满足呢...」 被灰田凌辱的几乎气绝的圣美, 此时也故意和知香争夺着明。 就在此时,他们发现灰田似乎睡着了。 「好像很顺利,我们以女人的武器让他累垮了, 或许会被瞧不起但我们绝不后悔。 」圣美在知香身后,轻声对自己说。 「神林老师,现在是拿走枪的好机会!」知香低声催促着。 「等一下!我要以灯笔和德川先生打信号。 我去把灯笔拿来。 」 圣美怕出声,像动物般爬着过去讲桌旁。 离灰田的椅子只有二公尺。 大家屏息看着。 圣美的下体仍滴着液体。 明不禁觉得惭愧。 圣美拿着灯笔再爬回来。 「好了吗、神林老师等你拿了枪我就打信号。 拿到枪马上丢到窗外,只要没枪,灰田就会被捕。 」 「可是他真的睡着了吗我们试试看他是不是装睡...」 「也有可能。 不过我们还是要试看看!」 圣美眼中闪烁着决心与光芒。 明奋勇起身。 圣美看着窗边,天空已泛起朝阳的红光,令人觉得似乎像一片血海, 她不禁打了个冷颤。 ZZZZZ~ 明靠近灰田。 气氛紧张。 (沉着一点!大家要得救了!)大家都祈祷着。 灰田抱着枪睡,只要一伸手就可拿到了。 明咽了口水,伸出手。 突然、眼睛~(啊、会杀了我吧!)疲倦、发狂、充满血丝的眼睛盯着明瞧。 明原本指向枪的手拍了拍灰田的肩膀。 「啊、灰田先生,醒醒!」 明摇着他的肩。 没有声音。 灰田从椅上跳起来,枪口正对着明的左胸。 「做什么!」像野狗咬牙般的声音。 「结束了。 我照着您的命令,和千堂老师那个了~」 枪身往明的股间打下去。 「啊~呜~」明痛不欲生。 「就算你是我弟弟,也不准碰我!」 看着明的惨状, 圣美知道是不能打信号了她只好再把灯笔藏进私处。 SCENE-19 / 新淫兽的加入 / 6.14.06:45 「怎么一直没信号时间就要到了!」 德川叹口气地看着表。 以无缐电话和各部取得连系后,他打电话给灰田。 「快要七点了,黑岩正在送来的途中。 」 「嘿嘿,终于等到了!我会放出一朵可怜花给你们, 可惜她无福再享受了。 」 狡猾慎重的灰田要黑岩平安地走进教室, 才肯放一名人质。 「啊,大哥!好久不见了!」 教室门一开, 走进一个壮硕的男子。 全身刺满刺青,像个斗牛士一样,他就是黑岩正人。 「哥哥啊,你真是逃到个好地方,享受这么美味的大餐。 」 看着教室内的情景,黑岩早已忍不住地脱下裤子。 「哥哥,这些人质可是我一个月的量呢!」 「哈哈、又来了!」 「谢谢你, 要放哪个人质」 「还没决定你选好了,可是老师不准放, 她可是个中能手!」 「好、让我仔细瞧瞧!」 他叫了绫乃、未玖、美由纪、泉美出列 最后选了绫乃。 「还化妆呢!我最喜欢涂了口红的嘴唇, 来让我吃吃!」说完就勐咬绫乃的唇而且把他濡湿的下体侵进绫乃的私处。 「啊~」绫乃只是任其摆布地呻吟着。 「你这爱漂亮的女生真棒!」 黑岩打开绫乃的双脚, 拼命地向她进攻。 绫乃就像个摇晃的肉娃娃。 「啊~呜~」 微弱的喘息声。 意识已一片空白,只觉肉体的疼痛和无尽的厌恶。 摇晃的双乳也躲不过恶鬼的凌辱。 「怎样很舒服吧让你更舒服点!」 黑岩更加地蹂躏对方。 只听见不断有液体流下的声音。 黑岩把他憋了一个月的精力一举发泄完毕。 「啊~」绫乃觉得连子宫也被侵袭了。 打开闭着的眼睛,浮现出浅浅的微笑。 「哼!真是有够贱!」 黑岩把绫乃推倒在地, 拼命地舔着她的双乳。 绫乃的腿间满是黄浊的液体。 散发着一股腐臭味。 「我让你这么满足吗真是不知羞耻。 你被解放了,但在这之前你要安慰我孤寂的心灵。 黑岩伸出牛舌般的长舌,贪婪地在绫乃胸间滑动, 终于黑岩放开了绫乃。 「我让她吃便,够正点吧!」灰田冷笑着。 「阿基,嗯...我还要!」绫乃双眼看着远方, 喊着男朋友的名字伸手摸阴部,把汁液往脸上涂。 「干嘛,还吃我的那个!」 黑岩穿上裤子, 看着瑟缩在教室一角的学生。 「你们有谁要代替绫乃被解放」说完,冷笑着。 学生们不想受和绫乃相同的侮辱,没人敢抬头。 「你、窗户边的女生!」 看着像黑轮般的肥手指所指的方向, 大家不禁吓一跳。 「咦!我~不要!对不起,我对SEX~啊呀!」 被指的少女马上胀红了脸, 与其说是恐惧、厌恶倒不如说她满怀喜悦地站出来了。 臃肿的身材,一看就知是班上最差的学生。 「笨蛋,不要误会!你留在这儿也用不着。 」黑岩把胖女孩脱的精光,把她放到走廊上。 「老黑,越来越狠喔!」灰田笑着把枪交给了黑岩。 「再来就拜托你了,让我睡几个小时。 」 SCENE-20 / 哥哥、夺了我的处女身 / 6.14.07:40 「哈哈, 从现在起的四小时我就是教室里的王。 该玩哪些好玩的呢」黑岩不满地打量着教室。 「全是些障碍物,看了就让人兴趣缺缺。 」 他搔着头,来回踱步,突然对着黑板喔一声。 「有了!阿明,你是我弟弟,你来找找看!」 突然, 他的眼睛闪着光双手勒住明的脖子。 相对于冷酷、谨慎、会算计的灰田,黑岩是个很情绪化的粗暴男子。 「从哪里这~」 明被掐的很紧,才挤出这些话。 黑岩比灰田更容易被话激怒,比灰田还难应付。 「学校有体育储藏室,里面有跳绳、球, 你想玩什么」 紧掐的双手终于放开这次是对胸袭击。 「来,这是垒球,再来是躲避球...」 一阵拳打脚踢后, 明倒在学生堆里。 「哥、振作点!」 「黑岩先生,我带这名学生去拿球好了!」 「带谁去都行, 就是别耍花样否则别怪我不顾兄弟情。 」 黑岩举着枪,目送明和未玖出去。 明和未玖默默地相偕走到体育室搬道具。 把球装在笼子后,两人无力地跪在埝子上。 「哥...」耐不住沉默的空气,未玖先说话了。 (你是想逃背叛大家,两人逃到很远的地方)明害怕听到下面的话, 他僵硬地瞧着未玖。 但是他万万想不到未玖会说出这样的话。 「抱我...」 「咦~」 未玖的大眼睛滴下泪珠。 「我要你抱我,求求你!」 他只觉天旋地转, 大受震惊。 「回到教室后,一定会被侵犯!我不想把我的第一次给灰田或黑岩夺走!我不要!」泪水滂沱而出, 这是未玖的心声。 「我想献给哥哥!我不是现在才这么想, 这一直是我的愿望。 」原本未玖苍白的脸因这番话而泛红。 「未玖!」明抚摸着未玖的秀发,拼命吻着她满是泪水的双颊。 「我、很高兴,可是又觉不好意思!」 「咦」 「让女孩子这么说的男人最差劲!我一直就喜欢未玖, 我不想把你给别人!」 两人紧紧相拥。 「啊、哥~我好高兴!」 未玖献上她的唇。 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碍于兄妹之名,两人皆压抑着内心的热情。 「若那两个野兽侵犯你,我就用铅球重击他们!」 脱下衣服、褪下内裤, 未玖的裸体像天使一样。 掌中握的是小挺的乳房,明用舌头舔着她宝石般的肌肤。 「啊、不要!不要一直看着未玖的那里!」 明用舌头轻吻着她的私处。 「啊,再不快点回去,一定被黑岩骂。 所以我想赶快和哥哥结为一体!」 的确没时间消耗了。 (但,这是未玖的第一次啊!)明用手指轻轻拨弄未玖的私处, 再以舌头舔着。 「啊、受不了了!」 明轻轻拨着,直到充血流出汁液, 他以充满爱意的双唇吻着它。 「啊~」 嘴中满是酸酸甜甜的味道。 伸长舌头,寻找处女膜。 「谢谢未玖,我们再也不分开了!」 打开她的双膝, 把挺立的下体侵入未玖的体内。 「啊~」 「好痛、哥哥!」未玖两只手紧掐着明的背。 「啊,好热!从现在起我们就是一体了~」 一个不小心, 两人分开了。 「未玖、还好吧」 「嗯、真的~」 因痛而颤抖着, 未玖把脸埋在明的胸前。 觉得下体热热的,原来流血了。 两人更热切地结合在一起。 「未玖,我是个坏哥哥,让你痛还舍不得离开。 」明更加热情了。 「啊~没关系,已经不那么痛了!」未玖含泪微笑。 「就快结束了,这一刻我一生也忘不了。 」 未玖是充满喜悦的。 「啊、痛!不要客气!我喜欢这样的感觉!」 明做出最后的试探, 他腰部摆动得更大了。 白色的液体从未玖的下腹部滴到乳房、脖子。 当然未玖心中是满足的,但是仍会想到,回教室后要受到黑岩的欺凌。 SCENE-21 / 股间绑绳的蛙腹老师 / 6.14.08:30 「怎么去这么久」 明和未玖将东西搬回教室时, 黑岩把绫乃全裸地绑在椅子上同时正侵犯着裸露的美由纪。 「对不起!因不晓得拿什么好,所以拖延了一下!」 「害我等的无聊!只好随便找人发泄。 」 黑岩抓着美由纪的头发,命令她吸他的下体。 「吸、吸、吸!」 「我的那儿很可爱吧!」 黑岩真是标准的虐待狂, 他用力仰起美由纪的头对着她的脸射精。 「哇~」美由纪嘴里、鼻子里喷出的全是腐臭的汁液。 「训练还不够。 二、三天后,就可把你调教到全给我喝下去。 哈哈哈!」 黑岩的行径和灰田完全不同。 他只要一把毒汁放出,一定再找新的下手对象。 「喂、你过来!」 「我!」 手指的是脸色苍白的千堂知香。 「你这雪白的肌肤最适合绳子了。 阿明,用绳子把她裸绑!」 黑岩从篮子里取出四条跳绳, 丢给阿明。 自圣美的计划失败后,知香已失去表现媚态的力气, 又恢复到原先的羞涩。 「饶了我吧,神林老师!」她以害羞的双眸盯着明。 但明一心只想取悦黑岩。 (只要我一随便,说不定他就会向未玖伸出魔掌。 )我要守护献身于我的妹妹,为了未玖只好牺牲知香了。 明下了无情的决定,他用四条跳绳紧紧地缠绕在知香鲜嫩的肌肤上。 「明,我真的.」躺在地板的双脚被绑成M型, 当绳子绕到股间阴部时知香小声地说着。 但背后马上响起黑岩不屑的嘲笑声,知香无法对明表达情意, 只好闭上嘴巴。 「你知道为何被绑吗」黑岩把明推开,用力拉着股间的绳。 「啊~」股绳把知香的阴部弄痛了。 「因为你把私处露出,所以就构成猥亵物公开罪。 你是犯人,所以要受这种处罚,知道吗!哈哈哈!」黑岩用手抓住绳子, 把知香提起来甩。 「啊~饶了我吧!这样摩擦很痛!」 「哼、饶了你是吧除非你认罪, 说: 『我的屁股是猥亵物让好多男人侵犯过, 我讨厌它所以要被人侵犯。 』」 绳子摩擦着细皮嫩肉的肌肤。 「啊~~」理性早已不见,知香凄绝地惨叫。 皮破了,鲜血喷出。 「我承认。 我的屁股是猥亵物!所以,请饶了我吧!」美丽的脸庞尽是泪水与鼻涕。 「我没男人就不能活。 啊~我是个淫女~请处罚这个猥亵的女人吧!」 甩绳的手终于停止了。 「哼、高贵的小姐终于肯承认自己是荡妇了~」黑岩高兴地以舌头舔绳上的血迹, 把知香当动物般捆绑着。 「阿明、你要怎么处罚这淫女用从体育室拿回来的道具执刑, 要有趣些喔!」 知香含着泪对犹豫的明点点头。 知香的眼神是说,宁愿被明欺负,也不要被黑岩凌辱。 黑岩在明要去拿东西时,曾说可拿跳绳、接力棒之类的东西。 跳绳是用来绑人,那之后的道具就是接力棒了。 (选接力棒一定可满足黑岩虐待人的渴望!)明从中选了合成树脂做的接力棒。 「嘻嘻嘻,那么长那么粗的东西能做甚么」虽然语带嘲笑, 但黑岩的表情是满足的。 明不回答,只是看着知香裂伤的下体。 「啊~呜呜呜...」屁股左右晃动,小小的菊纹收缩着。 「对不起了!千堂老师...」对着柔软的黏膜洞, 明将接力棒插进去了。 「啊~呜呜~太粗了!啊~」黏膜抽动着。 「别叫!不要夹着洞!」 黑岩拿了根蓝色的接力棒过来。 他往知香的肛门插了进去。 「啊~~」 这是无法想像的激痛。 知香的身体像石头般僵硬,不久就失去意识, 全身虚脱。 想不到蓝色接力棒竟可插的这么深。 「那根也借我玩玩!」黑岩抢过明手中的红色接力棒, 直往阴道口钻。 「嘻嘻!阿明你知道吗这可以玩吹气球游戏呢!」 原来接力棒是别有用途, 不是用来插入而已。 黑岩很阴险地压着明。 他用手遮住棒口,制止空气流出,眼中闪着淫惨的光芒。 学生们全看着知香。 黑岩一口气将红棒拔掉。 「啊~」知香觉得黏膜和子宫都要一起脱落般, 那是极为壮绝、无耻的爆裂声。 下腹部里旳空气整个从阴道口喷出。 「啊、讨厌!」声音停止不了,知香因这耻音而全身泛红。 「嘻嘻嘻!老师放屁,好像突击队的喇叭声。 」 即使嘲笑也制止不了声音的泄出。 知香羞死了。 「受不了了!教室内全是屁味,好臭!」 黑岩捏着鼻, 还命令明对着知香肛门口的蓝色接力棒吹气。 「各位丫头们,你们也轮流去吹气吧!」 连学生也不放过。 知香只是呆呆的看着这疯男人的行为。 SCENE-22 / 对女记者伪善的嗤笑 / 6.14.16:00 「啊、睡过头了!」昏睡许久的灰田终于醒了。 「没什么事吧」 「只是有些丫头坏掉了, 没别的事。 」 灰田睡的太久,使得黑岩可以尽情施虐。 「不可掉以轻心。 打开电视,看警察有何动静!」说完,不安的黑岩赶紧打开电视。 『以上是灰田逃狱犯连续对女人暴行杀人的经过;接着来回顾他的少年时代。 』 说明灰田犯罪纪录的是名记者大八木亚纪。 小学三年级时父母离异,功课优秀的灰田成绩突然一落千丈, 屡屡在学校或家中附近闹事现在以电话或VTR询问关系证人。 「哼!报导我的往事,真有趣!不准关电视, 全给我好好看!」 突然亚纪对灰田喊话。 『刚刚也喊过很多次了,若灰田先生你现在在看电视的话, 请打电话到节目中来。 』 『学生的双亲和全国人民都很担心学生的安全, 请让我们由画面来确认学生的情况。 』 灰田小眼睛闪着光芒, 高兴地嗤鼻说: 「嘿嘿、真有趣!对他人的不幸这么好奇, 我要让全国伪善的人听听这些野丫头充满朝气的声音!」 灰田指名未玖打电话。 「把我写在黑板的话一字一句地照着对她说, 依我的话做否则你和阿明都别想活!」拿过行动电话, 照画面的电话号码拨键电话那端传来亚纪的声音。 「喂、喂!我是FTV的大八木。 是灰田逃犯吗」 「我、我~」 未玖坐在椅上, 在灰田枪口的威胁下把一只手放进内裤内。 「啊、是圣玛丽安娜的学生!」 「是、是的!」 「是灰田命令你打的大家还好吗」 亚纪想不到真会打电话来, 棚内已引起骚动。 「别拖拖拉拉的!」 灰田写在黑板上, 并生气地用粉笔敲要未玖快说。 「我、我现在一边和你讲话,一边摸我的下体。 」 未玖害羞地念着黑板上猥亵的字眼。 画面中亚纪一副快晕倒的样子。 「嘻嘻嘻,那女人好荡,真想让她瞧瞧我那个的滋味。 」 黑岩很高兴地看着电视。 但灰田写出更低级的话。 未玖读着,一只手拨弄私处,声音发抖着。 「姐姐、喜欢自慰吗我很喜欢,一天没做就不行。 」 「昨天灰田先生的那个进入我身体,真高兴!」 如此露骨的话, 让亚纪显得狼狈。 「可是今天还没做~我好寂寞喔!」 画面中传张纸过来, 亚纪恢复镇定的表情念着。 「啊、目前状况并不清楚!对不起!可以知道你的名字吗」 但灰田又写了。 「姐姐的那里是什么形状什么颜色」 亚纪故作镇静, 继续念着手上的稿彷佛没听见未玖在说什么。 未玖又一直问些恶心的问题。 黑岩忍不住拍着电视萤幕大笑。 「嘻嘻嘻、大家都在期待看你的过去,你还是招认吧!」 未玖看亚纪不回答她的问题, 平常对她的好感也降温许多。 「快告诉我~不然我会被杀!」 「啊, 你叫什么名字」 不回答问题还一直要问被凌虐受害者的姓名, 不知媒体的人权道德何在。 「未玖、把这些话说了,剥下那伪善女人的面具。 」 未玖念着。 「我和灰田先生都在看电视,他的枪抵着我的下体, 姐姐不来的话我会死的。 」 亚纪以困惑的表情看着工作伙伴,不理会未玖的哭诉, 对着画面说。 『现在有人以圣玛丽安娜学生之名打电话来, 目前尚不能确认是否属实有可能是恶作剧的电话, 所以现在先进广告。 节目中有些话不宜播出,请观众原谅。 』 突然传来『砰』一声。 又一声。 透过电话,可听见学生的哀嚎。 「啊、真的被杀了吗是因为我吗」 「亚纪忘了消麦克风的声音, 可以听见她的叫声。 」 「广告中止!亚纪,问电话里出了什么事了!快!」 亚纪面对伙伴的吼声, 终于对画面喊话了。 『喂、喂、同学!刚刚的同学没事吧喂、喂、听得见我的声音吗』 灰田抢走未玖的行动电话。 「我是灰田,这不是恶作剧电话。 」 『啊,喂、喂,你真的是灰田吗灰田重雄吗』 「不是重雄、是重义!你不屑的态度是会要人命的。 现在,只要你在电视前自慰,就可救两条少女的命。 否则你和我一样都是杀人犯。 」 『这、这...』 「你的那里重要还是人命重要」 『不是的。 我还不能确定这电话是真是假。 』 「嘿、嘿,那你来吧!」 『咦』 「我是不是灰田, 学生是不是因你而死你来看了就知道了,这可是特别报导, 保证收视率暴涨。 想报导的话,就你和摄影师两个人来!」说完灰田立刻挂掉电话。 SCENE-23 / 对散步的狗奴们的凌虐 / 6.14.17:00 傍晚的夕阳红得像是不吉的微兆, 聚集在校园的机动队显得更紧张了。 「要放人质吗」 「不、可能是灰田出来投降。 」 摄影机又忙碌了。 人群全聚集过去。 有两名全裸的少女被人像狗般牵出来。 是未玖和泉美,牵着的人是灰田和明。 灰田还边以绳鞭打臀部, 耻笑地说: 「阿明的狗妹妹, 把头抬起来让大家看!」说完又是一鞭。 「为什么带我们来这里」 「唿吸新鲜的空气啊!带狗散步嘛!」 「灰田, 到今晚一点有没有最后的要求这些学生的体力和健康堪虑!」德川尽量降低身段, 温柔喊话。 「最后的要求嘿,早一点让你们闯进来受死吧!」 灰田是一个会疯狂走向死亡的暴徒。 「那你强押人质,一定有所要求吧」 「给我十亿圆, 和逃亡的直升机。 」 「这可能要花些时间,明天太赶了。 」 「不行就算了,走开、别妨碍我蹓狗!」 德川让开, 媒体蜂拥而上。 「灰田,你的本意是如何」 「向权利挑战吗」 「这样蹂躏学生, 你是正常人吗」 询问和骂声此起彼落。 「姑娘,为何你们甘愿受虐,不反抗呢」 「教室有人死吗」 记者转问泉美和未玖。 「啰唆、别挡路!」灰田怒声一喝,记者顿时鸦雀无声。 「可是我们有知的权利啊!」两位刚出社会的年轻记者反驳。 「你看了裸体的姑娘很兴奋吧!」 被灰田一嘲笑, 年轻记者脸都红了。 「谁像你一样!」隔壁的记者也不甘示弱地反驳。 「我们才不像你,野兽一样。 我们是正常人,快把这两名少女放了吧!」 「得了吧, 你们这些伪善者 你们的报导多逼真啊!」 灰田对未玖和泉美命令说: 「狗奴们, 舔舔这两人的那个!」 灰田对欲有动作的机动队吆喝道: 「你们乱动的话 只要我手指一动黑岩就把教室的学生全杀光!」 没人敢动, 四周一片静寂未玖和泉美跪在记者前,从裤子里掏出那东西。 「各位记者快拍照,这可是实况转播呢!理性的社会因哀怨的美少女而解放了, 这才是真人性呢!」 很想抗拒但少女柔软的双唇令人眷恋, 只见他俩不断摇晃身子很满足的样子。 「你们两个笨蛋,忘了教室里教的吗快把这两人的肮脏精液吸出来!」 「哈哈、全国的民众一定热血奔腾!」 说完又抽动绳子, 只见泉美和未玖低吟一声嘴唇和舌头像比赛般地蠕动。 两人拼命地吸。 泉美以她丰满的双唇夹着男人的下体上下搓动着, 由镜头上可看见男人的下体有可爱的双唇在移动着。 「啊~」 最初是未玖的那位记者达到高潮。 「啊~」 咚咚咚,嘴中的东西,对着未玖的脸喷出液体来。 「喔~」 小嘴巴里容不了多少东西, 泉美吐出黄色浓汁。 「你们是幸运的人儿,让两位美少女如此服侍, 还对全国转播你们不费力气就出名了。 一定很多人争相采访你们吧,哈哈哈!」 灰田从两名记者口袋中掏出名片, 对着镜头大声念出他们的名字和公司名。 「阿明,今天就散步到此,回去吧!」 「啊、是~」 「笨蛋, 狗要上厕所。 走、到摄影机前学狗单脚举起尿尿!」 泉美还发出狗叫声, 她全力地配合。 「很乖,插了四十支铅笔后,经血也流光了吧!」 于是以手撑着, 在摄影机前单脚举起。 画面上是她裂开的下体。 「同胞们,你们看了,是不是裤子也湿了哈哈哈!」 「汪汪~」 「好, 大家都要为你疯狂了!」 可怜的下体颤抖 闪光灯不断地对着它闪。 「阿明,你的未玖到那边的摄影机去!」 「汪汪~」 来不及拭去脸上的精液, 未玖的屁股正对镜头。 「呜呜~」 突然菊纹像花开一样扩张。 大家拼命地照着,为了收视率。 「阿明,出不来的话,你用手指去拨一下!」 未玖一听, 突然肛门口开了。 「啊~」 画面出现一堆硬体物。 「嘿嘿、是狗屎,主人要把它带回家清理, 知道吗」 明只好捧着未玖的排泄物回去还温温的。

上一篇:偷窥漂亮的小梁老师。 下一篇:我和第一女校的相遇。